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土地要素制约要怎么破解?新河镇的这几招值得你一学
源稿: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2日 11:48:43 编辑:蒋路娅
(0)

本网讯(记者颜婷婷 通讯员林绍禹)路过新河镇向西莫村,无意中发现了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田。正值阳春三月,一派春意盎然。此前,这里都是违建厂房。后来,厂房被拆了,但遗留下来一片建筑垃圾,非常影响村容村貌。但现在,这儿已成为村里的一道风景线。这些土地的复垦,得益于新河镇的土地综合整治工作。

新一轮经济发展中,新河镇将实施“工贸大镇、旅游强镇、文教名镇、温岭现代化中等城市的东北组团”四大发展战略。

新河发展缺什么?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是土地要素的制约。新河镇党委书记王振翔在今年的镇党代会中提出:抓好土地综合整治、拆后复耕等项目建设,努力盘空间、挖存量、争指标,制定合理化的用地保障计划,进一步破解土地要素制约。

土地综合整治,破解土地要素制约

“架台机器就开工,搭起违建便办厂”的“野草式”温岭民营经营模式,让新河的城北、南鉴、城西等村集聚了制帽、汽车内饰企业600多家。

由于粗放型发展,企业的产值非常低,没有一家规模上企业,每年的纳税也只有2000万元左右,对社会的贡献度非常低,不仅占用了大量的社会资源,也污染了当地的生态环境。此外,这些企业还存在严重的消防安全隐患。新河的传统产业到了不破不立、非整不可的地步。

“两大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我们退无可退,势在必行。”不久前,新河镇党委、政府召开制帽、汽车内饰整治提升动员会。

王振翔表示,开展两大产业的整治提升,既是对当前国内出口逐年下降、人口红利减少、全球创新步伐加快、市场高质量产品供给不足等矛盾的破解,也是省人代会提出“有违必拆、有污必治、有危必除”的庄严承诺,更是台州市传统产业三年提升的现实需要,温岭市产业优化升级、环境革命的迫切需求。

到2020年,全部企业退出民房,那新河两大产业的出路究竟在何方?新河镇镇长叶晓珑表示,整治提升,目的不是把两大产业一棍子打死,而是让它们实现高质量发展,消除安全隐患,实现行业的规范提升。关键是规划先行,让企业进园区,以解决这一行业长远的发展问题。

但土地指标是个绕不开的要素问题。那么,如何破解?新河镇党委、政府掀起一场土地综合整治的高潮。

土地综合整治,就是在一定区域内,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目标和用途,以土地整理、复垦、开发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为平台,破解工业企业、城镇建设用地指标短缺的难题,推动田、水、路、林、村综合整治,最终实现“政府得土地、农民得实惠、城乡得发展”。

新河镇常务副镇长方斌善说,镇里将开展整村拆违,复耕出建设用地指标,用于园区的建设。

两年复耕土地340亩

新河镇党委、政府高屋建瓴,早在2015年10月底就成立了土地综合整治办公室。两年多来,该镇完成了12个土地综合整治项目,复耕土地340亩。

这些地是如何找到的?都是土地综合整治办公室工作人员根据图纸、和村干部交流以及实地走访找到的。

有些土地是违法建筑拆除后留下来的。自“三改一拆”行动开展以来,拆后的土地散落在各个村里,尤其是一些面积较小的土地或位置较差的边角地,很难得到有效利用。而这些地,往往就因此被闲置。拆,是为了更好地利用。为了啃下一处违建的“硬骨头”,镇村干部往往花费了大量心血,也对老百姓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而如果一块地在拆后被闲置,不但使土地资源被浪费,也让拆违行动失了民心。

还有些土地是老房子拆掉后荒废着的,看起来很不雅观。这些地方往往被用于堆放垃圾,整个环境“脏乱差”。有些老房子没有拆彻底,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对于一个个村容上的“伤疤”,村民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要求清除“伤疤”的呼声十分强烈。

秧田13.jpg

秧田13.jpg

秧田村整治前后对比。

新河镇土地综合整治办公室主任颜延明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本村级用地调查成果图。这本图,颜延明已经翻了不知道多少遍,边角都已经卷起来了。

“其实,刚开始接手土地综合整治这项工作时,连图纸也不会看,不懂的就多问。”带着图纸,花了近9个月的时间,颜延明和办公室的其他工作人员走遍了全镇86个村,直到对每个村的土地情况了如指掌。“基础打好了,下阶段要做什么也就清楚了。”

新河镇也多次组织开展调研,通过现场踏看、听取汇报等形式研究解决问题,每月定期了解各个闲置区块的地理位置、使用面积、规划编制、土地权属和开发可能性等情况,要求对拆后土地进行重点摸排,有针对性地提出改造开发建议,补齐新河土地要素制约短板。

当年立项、当年整治、当年验收

即使土地找到了,目标有了,但开展综合整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土地综合整治是一件好事,但肯定会涉及某些村民的既得利益。比如那些老房子拆掉后荒废着的地,有些村民就不配合,他们宁愿保持原状,也不愿意别人来碰。”颜延明说。

遇到这种情况,就需要充分发挥村干部的作用,去做村民的思想工作。一次没有说服成功,就去第二次。多的,有些村干部跑了几十次。

路边村村民王某,因一处违法建筑被拆,心存芥蒂。土地综合整治项目中,有王某家的7分自留地。这块地被王某违法盖了仓库,但他不愿意配合拆除。

王某盖了违法建筑,可以强制拆除,但这样后遗症较多。因此,土地综合整治办公室工作人员和路边村党支部书记陈元方多次找到王某,跟他讲方针、讲政策,分析利弊。几个月下来,王某终于同意配合拆除。“在这种情况下,和村民们说大道理,他们不一定能听进去,要实实在在分析利弊。他们说的有些话,也许不中听,但我们应该理解,村民们有情绪是正常的。”陈元方说。

其实,早在2012年,新河镇就立项了8个土地综合整治项目,涉及31个村244亩土地,但这些土地都未实现复耕。究其原因,是因为每一个项目都涉及多个村,部分村干部对土地综合整治工作缺乏积极性,一个村步调不一致,就影响到了整个项目的验收。

在接手这项“扫尾”工作后,土地综合整治办公室工作人员每天都往村里跑,抓进度,确保一鼓作气。

记者了解到,现在,所有的土地综合整治项目保证当年立项、当年整治、当年验收。比如,向西莫和新联项目,涉及22个村,2017年7月份立项,2017年12月份通过验收,只用了5个月的时间。

土地综合整治,村庄大变样

壮大集体经济、改变村容村貌,土地综合整治也给村庄带来了大变化。

微信图片_20180322093249.jpg

雅雀村一期小微园。通讯员 林绍禹摄

走进雅雀村一期小微园,8幢崭新的厂房引人注目。对面,二期厂房建设已经动工,小微企业创业园总占地面积70多亩。这样一片大规模的土地,曾经是一处被各种垃圾覆盖、被各种违法建筑侵占的废旧塑料拆解点。

雅雀村以从事废旧塑料分类加工出名,曾是当地有名的“垃圾村”。曾几何时,全村360户村民,其中从事废旧塑料和废旧金属拆解的就有230多户。过去的几十年里,村里600多亩耕地,有200多亩被各种违建厂房占用。此外,村道旁到处是废旧塑料,环境“脏乱差”。

但这些都已是过去式。

向西莫1.jpg

向西莫.jpg

向西莫村整治前后。

随着“三改一拆”的大力推进,近年来,这些违法厂房相继被拆除。拆后的土地中,有51亩符合整治用地的要求,村里下定决心,全部整治。51亩土地复垦,为雅雀村增加了51亩的建设用地指标,加上之前余下的30多亩用地指标,村里的总用地指标达到80多亩。

在镇里的大力支持下,这片垃圾地规划了一个占地面积75亩的小微企业创业园。通过标准厂房的招标和租用,村集体经济收入将达到2000多万元。

土地综合整治办公室工作人员小曾就住在雅雀村,聊起雅雀村的变化时,她的感受很深。她说,通过土地综合整治,整个村的环境也变美了。过去,外面的人说起雅雀村,总是和垃圾搭边,但现在,大家说得更多的是它的变化,抓住政策红利,抢建小微创业园区,“垃圾村”变为“和合之地”。

而对于一些经济薄弱村来说,从项目中争取上级补助资金,成为村里减少负债的一个重要方法。村里的复垦成本是每亩四五万元,若目前村里不需要用地,可将这些指标置换出去,申请市、镇两级每亩20万元的补贴,为村里带来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

通过政策的宣传,不少村民也意识到,只要配合政府,在自己不花钱的情况下复耕,土地马上可以耕种,在美化生活环境的同时,也增加了自己的收入。

新河镇相关负责人表示,土地综合整治是一举多得的方法,它让土地资源“活”起来,对推动农村经济发展、优化土地资源配置、加快村镇改造项目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将实现“1+N”效应。

助力实现经济社会发展新跨越

今年的新河镇党代会报告中提出:牢牢把握“工贸大镇、旅游强镇、文教名镇、温岭现代化中等城市的东北组团”这一目标定位,全力推进新河整体转型升级。土地综合整治是实现这一目标定位的重要支撑。

在产业转型上,记者了解到,根据《新河镇制帽、汽车内饰整治提升工作方案(2018年~2020年)》,新河将以南鉴、城北、城西等村为重点开展整治,实施无合法场所、无安全保障、无环保措施、无证照、侵害职工合法权益、规范用电秩序、规范税收征管秩序七大专项整治提升行动,建立工业园区。

作为实现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的具体途径,新河镇将土地综合整治工作作为破解用地矛盾、拓展用地空间的有效途径,通过与实施“低散危”企业腾退整治、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和美丽乡村建设等工作有机结合,大大增加了土地复垦面积,大幅提高了节地率,将有效保障城乡统筹发展所需的建设用地。

新形势下不忘初心再进发,新河经济社会发展将实现新跨越。

(图片由新河镇政府提供)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