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辱骂乘客?原是将“走”听成了“死”
源稿: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4日 09:20:31 编辑:陈涵婷
(0)

本网记者 赵云

5月11日,有网友向本报反映,称18路公交车的一名驾驶员歧视老年人。

目前,乘坐公交车需要佩戴口罩,出示“健康码”。“很多老年人没有智能手机,出示不了‘健康码’,需要驾驶员手动登记身份信息,驾驶员觉得很麻烦。”该网友称,当一名老婆婆上车后,这名驾驶员情绪爆发,还骂了老婆婆。

经温岭巴士服务有限责任公司调查,并未发现网友所说的情绪爆发、辱骂乘客等情况。“18路公交车驾驶员工作强度大,一路按照防疫要求,协助多名老年乘客登记身份信息,我们已经批评教育驾驶员,不要说无关话语。”

工作强度增大,很多公交车驾驶员出现烦躁情绪,随着天气渐热,如何给他们“降火”?


辱骂乘客?原是将“走”听成了“死”

当天上午,该网友从市区乘坐18路公交车前往火车站方向。

“我坐了一个半小时的车,全程目睹了驾驶员是怎么嫌弃老年人的。”该网友称,驾驶员对老年乘客的态度一直不好,只要有老年乘客上车就显得不耐烦。

9时20分左右,车子开到泽国镇八份村站点,一名老婆婆上了车。“因为手脚不方便,老婆婆翻找公交卡花了一点时间,又因没有‘健康码’,驾驶员爆发了。”该网友称,驾驶员说了句“又没绿码,这么老了还死出来干吗”。

该网友说,疫情期间,老年人出行问题有待解决,而且社会应该给予老年人更多的关怀。

记者将此事反映至温岭巴士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经调取监控,发现实际情况和网友说的有些出入。

当天9时18分,一名老婆婆被人送上车。驾驶员提醒她,戴好口罩,出示“健康码”。老婆婆上车坐好后,未刷卡,也未出示“健康码”。

驾驶员说:“刷卡,出示‘健康码’,我才能开车。你这么慢吞吞,我车子都别开了?”

老婆婆在袋子里找出一张卡,问驾驶员:是不是这张?驾驶员称:不是。老婆婆又掏出老年卡,刷了卡。

驾驶员一边说“登记,登记”,一边接过老婆婆掏出的第一张卡开始登记。登记时,他嘟囔着:干脆岁数大了就别走出来,这个也没,那个也没的。

之后,驾驶员还给老婆婆测了体温。从停车到开车,总共花了1分30秒左右。

看了这段视频后,该网友发现当时是听错了,“我将驾驶员说的‘走’字,听成了‘死’字,而且现场听驾驶员说话的语气,比视频里听起来更加差。”


乘客防疫意识淡薄,驾驶员工作强度大

根据视频监控,8时53分,公交车到了一站点,驾驶员停车。

一名老大爷上了车,花了50秒时间找出老年卡刷卡。之后,驾驶员对其进行信息登记、测体温。整个过程,共1分50秒。

乘客乘坐公交车时,未佩戴口罩、未出示“健康码”的情况很普遍。“浙江好人”贾贺是1路公交车的一名驾驶员,5月12日上午,他从市区开到火车站,就遇到了3名没有“健康码”的老年乘客。

“我只能给他们一一测量体温,并进行信息登记。”贾贺说,要求出示“健康码”时,有些乘客不太乐意,“这时,我就会说几句好话,大部分乘客就会配合。”

5月11日,贾贺还遇到了两名未佩戴口罩的年轻乘客。“不让他们乘车,实在过意不去,但也不能违反规定。”贾贺称,他总是自备一点口罩,以免乘客们有不时之需。

当时,贾贺还有一只口罩,就送给了一名乘客。车上有名乘客也拿出一只口罩,这样两名乘客都有了口罩。

贾贺说,多了提醒、登记的工作,单趟车程的时间确实拉长了,他们就变得非常忙碌了。

“为了减轻我们的负担,公司适当减少了班次。”贾贺说,从5月12日起,他由每天跑6个来回,减少为每天5个来回。

温岭市城市公交公司总经理朱利平说,之前公交车没有全部恢复营业,每辆公交车上可以多安排一名驾驶员,负责检查“健康码”、测体温、登记信息的工作;公交车恢复正常营运后,驾驶员除了开车,还要加查“健康码”,登记无码乘客,工作强度非常大。

温岭巴士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人员称,市民乘坐公交车时,佩戴口罩和出示“健康码”的意识逐渐淡薄,驾驶员提醒后,有些乘客不配合,还辱骂驾驶员。因登记信息等原因,单趟车程的时间变长,有些乘客还会埋怨。“我们的驾驶员也很难,希望大家都能体谅。”


登记之难怎么破?

该网友称,很多老年人没有智能手机,出示不了“健康码”,只能让驾驶员手抄身份信息,一方面对老年人来说不方便,另一方面也增加了驾驶员的工作量,希望能有个解决方法。

记者从市市民卡服务中心了解到,在公交车上刷市民卡,语音系统会有“健康码”提示。之前,换乘二次刷卡时,语音系统没有“健康码”提示,需要乘客出示“健康码”。不过,本月将陆续更新二次刷卡语音播报“健康码”功能。

不过,乘客刷老年卡(台州一卡通)时,因数据未接入市民卡后台,无法显示“健康码”情况,需要乘客出示“健康码”。“目前刷市民卡,老年人也能享受优惠,防疫期间,特别是没有智能手机的老年人,乘坐公交车时尽量选择市民卡。”工作人员称,同时,台州一卡通也正在完善“健康码”方面的数据。

林彩琴是市公交乘客委员会委员。5月12日早上,她乘坐了24路公交车。“一路上,遇到4个没有‘健康码’的,一个是换乘没显示,两个是手机没电,还有一个手机没信号,打不开‘健康码’。”林彩琴称,她帮忙测体温、登记信息,还帮一名乘客下载了支付宝,“等于一半的坐车时间都在忙,如果都让驾驶员做,车都没法开。”

因此,她建议,坐在前排的乘客帮忙测体温和登记信息,以减轻驾驶员的工作量。“这对乘客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特殊时期,文明有序的司乘环境,需要大家共同创造。”


驾驶员如何释放不良情绪?

采访中,很多乘客反映,驾驶员遇到多名乘客没有“健康码”的情况,会出现烦躁的情绪。

驾驶员往往处于精神紧张、情绪压抑的状态,随着气温的上升,驾驶员的不良情绪会越来越多。这种情绪长期不调整,后果会很严重。

温岭巴士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工作人员称,管理人员经常提醒驾驶员做好服务,遇到不讲理的乘客,不要和对方起冲突。另一方面,管理人员也对驾驶员进行疏导、安慰。“对于确实受了委屈的驾驶员,我们还设有‘委屈奖’。”不过,获得“委屈奖”的驾驶员少之又少。

不良情绪的转化或释放,最终还是要靠自己。驾驶员贾贺说,他刚开始当公交车驾驶员时,每天窝在车厢里,经常感觉烦躁。后来,他改变了心态,立志做一名有责任心、有爱心的驾驶员,会细心去留意乘客,碰着有困难的乘客,能搭把手就搭把手。他和很多乘客都成了朋友,一声谢谢、一个微笑,让他感觉到车厢变成了他另一个家,乘客也是他的家人。

贾贺还想出了一个驾驶员的心理疗法。“有时候遇到一些不讲理的乘客,也会受一些委屈,会影响到情绪。”贾贺称,他想出了一个“心理储物袋”法,把烦恼什么的都丢进这个想象出来的袋子,然后扎上口子丢一边,不去想它,这样开车的时候情绪比较好,没有杂念。

“工作中,公交车驾驶员每天长时间在路上开车,需面对不同的乘客群体,极易产生不良情绪。”市第五人民医院院长杨成龙说,当前,驾驶员们的烦恼情绪,既有来自疫情大环境的,也有来自具体工作中的。受疫情影响,很多人都存在潜在的焦虑、惶恐心理。消除这种心理,需要对疫情有正确的认识,不去过度关注负面的消息,做好防护,树立信心。

对于驾驶员工作中的烦恼,杨成龙建议,驾驶员要做好个人情绪的调控,事先对行程中出现的问题进行预判,对各种特殊情况有心理准备,并树立欣然面对的心态。此外,车辆到站后,驾驶员可通过聊天、听音乐等方式,舒缓紧张情绪。“天气渐热,驾驶员做好防暑降温工作,也能消除烦躁情绪。”

另有市民建议,在公交首末站建立“舒心氧吧”,播放放松心情的音乐,配备心理方面的图书、供驾驶员发泄压力的一些减压器具,让不良情绪及时得到释放。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