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从破产到重生
源稿:温岭日报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9日 10:08:19 编辑:柳寒曦
(0)

本网讯(记者 赵云 通讯员 李洁)这半年来,赵贵铭越来越精神了。

赵贵铭是一名中医师,也是温岭呼吸病医院的创始人。因资金链断裂,温岭呼吸病医院进入破产程序。

不过,正是破产重整,让医院重新焕发了生机。

申请破产

温岭呼吸病医院成立于2012年10月,是一家二级乙等规模的民办非营利性医院,也是我省唯一一家呼吸病专科医院。其前身是温岭东海呼吸病门诊部(呼吸病研究所)。

这家医院是赵贵铭一手创办起来的。医院注册资金980万元,赵贵铭占股60%。

2017年下半年,医院的资金链断裂,人员大为流失。“很长一段时间里,医院里只有我一个医生。”赵贵铭说,医院就像他的孩子一样,他实在不舍得放弃。

这之前,就有债权人对医院提起诉讼,一些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医院资金链断裂后,越来越多的债权人走上诉讼之路。

医院明显资不抵债,很多债权人提出破产申请。一开始,赵贵铭对破产难以接受,他多次跑到市人民法院,询问破产的事宜。

“破产,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是重生。”赵贵铭对破产程序有了重新的认识,主动向法院提出破产申请。他觉得,通过破产程序,可以破解当前的困局。

去年6月23日,市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务人温岭呼吸病医院重整一案。也就是说,温岭呼吸病医院正式进入破产程序。

截至去年7月22日,经申请人财务自查,温岭呼吸病医院货币债务本金总计约7500万元。其中,普通债务本金约7000万元,债权人人数近80人;员工报酬本金约200万元,债权人人数约60人。

根据浙江省法院执行系统数据统计,温岭呼吸病医院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有80件无法按期履行,涉案金额约3500万元;其法定代表人赵贵铭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有10件无法按期履行,涉案金额约700万元。

创新模式

“温岭呼吸病医院作为民办非企业组织,无法获得银行贷款,但其自成立以来加盖楼房、购买设备、医院运营等事项均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该院只能采取民间借贷的形式获得资金,融资成本较高,造成资金链断裂。”市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介绍,但该医院业务发展的前景很好,营业业务具有较高的挽救价值。

有意向战略投资人愿意出资清偿债务,并同意不改变医院非营利的性质。债务人及约80%的债权人都希望通过破产重整程序帮助医院化解债务危机。

值得一提的是,该医院的性质为民办非企业法人,严格来说并不属于重整适格主体,但考虑到其业务前景好,资质价值高,清算价值低,且意向投资人坚决等因素,市人民法院创造性地适用破产重整方式,并创新“资质与股权”适度分离破产重整模式。

“资质与股权”适度分离破产重整模式,即在债务人股权无法拍卖或无人买受的情况下,通过公开竞争方式招募投资人对债务人进行注资,在投资人按照与管理人达成的投资协议注入资金后,切断投资人与债务人债务之间的联系,进而达到维持债务人主体资格和资质、保留债务人主营业务的目的。

去年8月20日,通过竞标,市人民法院指定了2家律师事务所和1家会计师事务所担任温岭呼吸病医院的管理人。去年10月26日,管理人组织召开温岭呼吸病医院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实现了债权核查。今年1月3日,管理人组织召开温岭呼吸病医院第二次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温岭呼吸病医院重整计划(草案)》。

正是“资质与股权”适度分离破产重整模式,促成《温岭呼吸病医院重整计划(草案)》顺利通过。

破茧重生

今年1月28日,经管理人申请后,市人民法院批准了温岭呼吸病医院重整计划。3月29日,重整投资人付清了全部重整投资款4700万元。

随后,经法院协商沟通,民政部门同意重整投资人将温岭呼吸病医院的原投资人更换成重整投资人。6月9日,管理人与重整投资人办理温岭呼吸病医院各项资产及证照、印章等材料的现场交接手续。

目前,员工报酬本金约200万元已全部履行完毕,所有债务的清偿率为44.5%。

据管理人介绍,这是我省首个专科医院重整案例,重整快速,清偿率高。通过重整,医院可继续保持其社会知名度和社会贡献力,继续为医疗卫生服务发挥其专有特色。

重整后,赵贵铭仍担任医院院长。他说,6月份以来,医院招才纳贤,组建领导班子,打造新的医护团队。目前,已有医护人员约70人。10月份,医院的业务量超过了50万元。

“争取在年底前,月业务量达到100万元,这意味着医院步入正轨。”对此,赵贵铭充满了信心,“感谢破产重整,让医院迎来了新生。”

破产收案呈上升趋势

11月27日,市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破产清算案件审判工作情况。

近年来,市人民法院的破产收案呈上升趋势。2012年1月至2019年11月,法院审查破产申请98件,其中准许撤回破产申请9件,裁定不予受理4件,裁定受理破产案件85件。其中,2012年至2017年申请破产34件,2018年17件,今年1至11月的收案数达到47件,上升明显。

“以破产清算为主,申请人基本上都是债权人,并且执行转破产案件比例高。”市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王晓波称,2018年1月至今年11月,法院共计审查破产申请64件,其中破产重整案件2件、破产清算案件62件;债务人申请破产的只有4件,占6.25%,债权人申请破产的有60件,占93.75%,其中执行转破产案件54件。

据王晓波介绍,破产涉案债权金额极高,涉及的债权人不仅包括常规的金融机构、税务机关、职工、民间借贷债权人等,还涉及在建工程、材料供应商、外聘工人、挂靠户等特殊主体。各主体间法律关系错综复杂,债权偿还顺序也存在先后,导致各方矛盾突出,债权人诉求强烈,极易引发群体性、突发性事件,法院审理难度也很大。

“治疗”“打击”两手并重

“我们根据各个破产企业的不同特点,制定个性化的破产策略,找准靶点,靶向治疗。”王晓波说,温岭呼吸病医院破产重整案就是一个成功案例。

再如浙江同泰泵业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该案经确认的债权人有81位,确认的债权逾3.2亿元,公司名下的财产众多,包括机器设备、车辆、厂房、企业对外投资的股权以及股权孳息等。考虑到该企业在市场中并没有核心竞争力,且名下资产质量尚可,法院督促管理人加快资产处置进度,进行集中评估拍卖,最终破产财产变现近亿元,最大限度保障债权人的利益,使他们获得较高的受偿比例。

同时,市人民法院对无产可破、法定代表人下落不明等破产案件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确保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破产案件在6个月内审结。在破产案件审理过程中,积极与公安机关、税务机关以及检察机关联系,主动收集破产过程中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并及时移送,阻断不法分子通过破产达到逃废债的目的。

目前,因破产过程中发现违法犯罪行为被移送审查起诉的有4人,尚在公安机关侦查的有1人;因破产过程中,清算义务人未根据法律规定移交账册等相关资料,导致无法清算,而被起诉要求承担赔偿责任的,目前已经受理13件,判决10件。

受理个人债务集中清理申请12件

今年上半年,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台了《执行程序转个人债务清理程序审理规程(暂行)》,在全国范围内首次确立了个人债务清理机制和个人债务整理机制。

在启动债务清理或债务整理程序后,在执行程序查找财产的基础上,法院将对债务人一定时期内的财产和债权债务进行全面调查。经调查,若债务人无财产或财产不足清偿债务,且未来没有稳定预期收入的,提请法院裁定终结债务清理程序;若债务人未来有预期收入的,在法院主持下达成还债计划。

为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和完善执行不能案件有序退出机制,给诚信而不幸的被执行人以重新站起来的机会,市人民法院根据上述规定,积极推进个人债务集中清理工作。到目前为止,已受理个人债务集中清理申请12件。王晓波称,这为以后进一步出台个人债务清理的相关规定,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记者手记〉〉穷途,非末路

近年来,市人民法院破产收案呈上升趋势。一大原因是,大家对破产越来越了解,希望通过破产程序打破困局。

导致企业破产的原因有很多,有些发展前景好的企业走向破产令人惋惜。不过,破产重整程序能为企业增加一次恢复生机的机会,减少债权人等的损失。

企业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将由法院指定管理人进驻企业,全面接管债务人的各项财产及营业事务。然后,企业要制订重整计划,在重整计划得到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后,由法院裁定批准并且强制执行。这不仅是一个债转股过程,也能激励当事人积极参与谈判,寻找一个能够使所有人境遇得到改善的解困办法。

破产重整或者破产清算可以把企业救活,把资产盘活。一些“僵尸企业”的土地资源等一直处于闲置状态,通过破产程序,可以让这些资源再次被利用起来。

除了企业破产,个人破产制度也开始试点破冰。如果没有进入破产程序,债权人要想追索债务人的财产线索非常困难,因为债权人在明,债务人内部操作在暗。但一旦进入破产程序,债务人所有财产和经济活动都必须移交给管理人管理,后者从债务人内部可以更有力地查找财产线索,发现哪些是欺诈逃债行为,并追回财产,清偿债权人。

另一方面,个人破产制度也给予“诚实而不幸”的债务人重生的机会,使其早日回归社会正常状态,努力创造财富,偿付个人破产前所欠债务。

破产,无论对企业还是个人来说,是穷途,而非末路。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