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春风化雨润桃李 三尺讲台引路人
源稿:温岭日报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2日 09:46:11 编辑:郑黎明
(0)

本网讯(记者 江潇扬)“新疆的广博、深邃、神奇,新疆人的勤劳、淳朴、执着,让我对生命、奉献、坚守有了更切身的体会,我深深地爱上了这里。”跨越4000多公里,从桃红柳绿到黄沙漫天,两次援疆的经历,给郑文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新疆于他而言,成了生命中的第二个故乡。

我市第一位援疆教师 努力为学生做实事

2005年,郑文彬在《台州日报》上看到浙江省第五批援疆干部选拔公告,初中英语教师、高级教师等这些条件令郑文彬觉得,这简直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可惜最后因身体原因,他未能成行。2006年12月,浙江省第五批援疆人才轮换接替人员选拔开始,他又去报了名。体检合格后,郑文彬成为我市第一位援疆教师,前往和田地区民丰县第二中学支教。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郑文彬还是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惊:地面坑坑洼洼,脚一踩就陷进去。这令他下定决心为孩子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虽然在民丰二中担任副校长,但因为没有具体分管的项目,郑文彬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英语教学上,教五、六年级4个班,每周8课时。

学校没有多媒体教室,学生对英语尚未入门。“学生很淳朴,也很尊重老师。但他们被家务所拖累,许多书面作业都完成不了,更遑论英语了。”结合实际情况,郑文彬精心备课,在课堂中运用游戏、歌曲等,充分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让更多的学生参与课堂互动。对于学生们来说,字母和音标的学习不再是枯燥的,课堂成了乐园。

在郑文彬的电脑里,记录了40多名贫困生的情况。“平常,我比较关注他们的生活状态,对他们的家庭有大致的了解。”只要一有机会,郑文彬就去走访当地的贫困生,竭尽所能地筹集资金。第一次援疆,郑文彬一共筹得20多万元,资助了不少学生。

其中一名叫布再那甫的大学生,最令郑文彬难忘。布再那甫就读于济南大学,家住昆仑山。由于家中贫困,在大二的时候,父母想让她辍学。看到当地教育局领导为了让她能够继续学业竭尽全力,郑文彬想,自己也应该为孩子做些事情。后来,他把学生的情况发布在博客上,陆陆续续收到3万元捐款。“布再那甫得到了资助,顺利完成了学业,现在在和田当老师。”郑文彬说,“我做的不过是一点努力,却改变了一个人的将来,增进了民族间的感情,觉得很有意义。”

爱上新疆,十年后再次援疆

2008年,郑文彬的援疆之旅结束,返回温岭。爱上了新疆,适应了那里,回到温岭的郑文彬反而不习惯了。郑文彬越发想念新疆的一切,包括风沙的味道。“援疆之前,我的生活就像复制、粘贴一样,平淡无奇。但是到新疆,不一样的风景、全新的体验,让我更加深入地思考生活的意义。”10年来,郑文彬的朋友圈里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新疆。在家乡期间,郑文彬也一直关注着新疆,继续学习、了解新疆的历史文化。他被台州的同事和朋友们称为“新疆人”。

2010年、2011年、2016年,郑文彬又陆陆续续前往南疆。2016年,浙江省第九批援疆干部人才选派开始,他得偿所愿。2017年2月,郑文彬再次进疆,担任阿拉尔市一师职业技术学校副校长。对于他的两次援疆,身边的很多同事和朋友不能理解,援疆路远,生活单调,家中妻儿要呵护,年迈老人要照顾,何必风沙万里行?但对于郑文彬而言,这种坚守只能用“情怀”一词来诠释。

对于南疆,郑文彬感到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这儿的风土人情,陌生的是建筑设备。“条件设施比10年前好了许多。”进疆伊始,郑文彬就牵头组建了两个援疆教师工作室,每周安排两个半天,通过开展理实结合课堂教学、小组合作学习、航空模型制作等活动,帮助工作室成员提升理论水平、课堂效果和实操技能。郑文彬先后协调组织4批共38名师生赴温岭市职业技术学校开展机电一体化、汽修和工业产品设计等3个项目的技能训练,并连续两年创下学校技能赛、代表新疆区参加国赛的历史最好成绩。

针对学校“两后生”的实际,郑文彬组建了基础汉语教研组,增加9名外聘教师,争取了4800多本课外汉语拼音读本,组织开展“我爱学国语”活动,帮助提升学国语的氛围。因为努力和付出,郑文彬被评为作出突出贡献的优秀共产党员和兵团民族团结先进个人。

援疆路上 最大的困难是孤独

虽然爱新疆,但援疆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初到新疆,干燥的气候,让郑文彬难以适应。“湿衣服,只要挂上一夜,就会变干。因为太干燥,第一个月,擤出的鼻涕都带着血丝。”郑文彬说,沙尘暴在新疆司空见惯,在外面站着不到5分钟,嘴里、耳朵里、鼻孔里、衣服上、鞋子里就全是沙子了,风沙大的时候,眼睛都不敢睁开。一次夜晚睡觉时,郑文彬没有关好门窗,第二天醒来,沙子在他床上盖了一层。

环境的恶劣,只是援疆路上的小小挫折,真正让郑文彬觉得难受的是孤身一人的寂寞感。“我们的宿舍是每人一间,晚上10时后,只能一个人在房间里度过。”第一次到新疆,壮美的景色冲淡了地域的陌生感和孤独感,沙漠风光在刚开始或许能迷住援疆人的眼睛,但是时间久了,广阔的场景反而成为生活的一种负担。2007年,微信还没有诞生,加之两地的时差,使得郑文彬与家人之间的联系很不方便。多数时间,郑文彬只能对着电视机。“不能每天总看电视,或许我可以记录下自己的生活。”于是,郑文彬开始写援疆日志,记录自己援疆的所见所闻,陆陆续续写了81篇。里面,既有介绍性的文章,如《我的学校》《我所了解的民丰》等,有描写新疆魅力的文章,如《漫步黄昏》等,有表达对家乡的思念、对家人的牵挂的文章,如《写给妻的歌》《女儿》《探望父亲》等,也有为民丰的贫困孩子呼吁的文章,如《昆仑山下的乡村》《学校贫困生基本情况》等。“写得多了,觉得自己的生活更加充实了。”郑文彬说。

第二次来到新疆,郑文彬准备得更加充分了,他在空闲的时间学习维吾尔语。“维吾尔语与韩语、日语一样,都是表音文字,只要掌握了字母,即使不懂意思,也能写下,并读出来。”一年的自学时间,郑文彬掌握了基本的听说读写,这更方便他和当地居民交流。除了学习维语,郑文彬还学习跳维族舞蹈。郑文彬还能熟练地画出南疆的地图,昆仑山、和田、塔克拉玛干沙漠、阿拉尔市……在他的笔下,位置丝毫不差。

正是这种融入,让郑文彬被维吾尔族的兄弟姐妹们所接纳。他在心里,也早已把新疆当作第二故乡。第二次援疆还未结束,2018年3月,他就提出了第三次援疆申请。2019年9月,他将第三次赴南疆支教,担任国语培训教师。

援疆以后,才知道家国之意

两次去新疆,郑文彬感受最深的是爱国情怀。在捐助布再那甫之后,郑文彬受到他们一家热情招待。郑文彬发现,他们说得最多的是感谢共产党。“这时,我才明白,她感谢的不是个人,而是一个群体,我感受到了他们对祖国的热爱。”这让郑文彬对集体、国家有了更深的理解。

第二次援疆时,郑文彬印象最深的事情就是前往边防哨所,他发现站岗的都是当地的民兵。“晚上的新疆充斥着冷意,加之风沙大,守夜是一项煎熬的任务。那些民兵的手都是皲裂的。”那天晚上,郑文彬和其他老师一起去寻访新疆的边缘。“在这道边防的前面,还有一道道边防,而他们就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环境下,熬过了一整夜。瞬间,我的心头涌上了一股浓重的家国情怀。”

这种家国情怀不只在郑文彬身上体现,几乎所有的援疆人都有这种感受:去了边疆,更能体会国家的含义。当时,10名教师来到阿拉尔市开展送教讲学活动,并参观了三五九旅屯垦纪念馆,深深地被军垦精神所打动。当年驻扎的兵团为了不和当地居民抢资源,就在戈壁滩挖了一个洞,盖了个棚子,这便成了他们的家。黄土抹成的简陋房屋中,零碎的瓦罐列于其中,这些立于风沙中的房屋成为沙漠中最坚挺的守候。在沙漠里,他们自发地升起了国旗,庄严地唱起了无伴奏国歌。风卷红旗升沙海,不少老师流下了滚滚热泪。

在援疆日志里,郑文彬这样写道:“不来援疆,就没能收获意外的惊喜;不来援疆,就没能感受生活中的诗意;不来援疆,就没能发现祖国的神奇;不来援疆,就没能感悟淳朴的含义。”

其实,早先,郑文彬的打算是先去援疆,再去援藏、援川,最后到国外的孔子学院“援外”。但现在,他更想在新疆坚守下去。提及今后的打算,郑文彬告诉记者,如果有机会,他想去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的村庄——达里雅布依支教。

记者手记 路长情更长

“援疆人都是一样的,我并不是特殊的一个。”郑文彬认为,只要用心援疆,每个人或多或少会对新疆有些特殊的感觉。正如他所言,2017年,与郑文彬一同援疆的王永江在回到温岭后也有二次援疆的念头。

援疆人之中,有教师、医生、工程师……脱离故土,孤身一人,远赴他乡,在郑文彬的眼里,驱使他们来到这里的动力、留在这里的原因,不过是一腔爱国热情。援疆,是一种使命,也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情怀,这是多数援疆人内心真实的写照。援疆工作,既有思念亲人的内心酸楚,也有投身新疆建设的热诚激情。

在他们的努力下,新疆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坑洼不平的泥路变成了平坦的水泥路,低矮的房屋变成了水泥浇筑的楼房。“我第一次援疆的时候,想在学校里找一台打印机都十分困难,到第二次援疆,老师们已经配备了电脑。”郑文彬说。

每个援疆人都是有故事的。他们的背后还站着默默支持的家人。回望过去的援疆日子,郑文彬一直对家人饱含歉意。“第一次去援疆的时候,孩子还在上幼儿园,都是由妻子照顾。他们从没有埋怨我,一直在背后支持我,真的很感谢他们。”

除了郑文彬,越来越多的援疆干部像沙漠胡杨一样,扎根当地,默默奉献,无论何时何地,在何种工作岗位,都会脚踏实地走好往后的人生之路,无怨无悔地做好肩负的各项工作。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