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隔着一条海峡 她年年都回温岭过年
源稿:温岭日报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4日 08:35:57 编辑:郑黎明
(0)

本网讯(记者 王萍)和很多人觉得身边的年味儿越来越淡不同,今年17岁的阙佳莹觉得,在温岭过春节才有热热闹闹的年味儿。因此,自10岁去台湾之后,每年春节前她都会回到位于石塘镇箬山东兴村的外公外婆家,和温岭的家人一起过个欢乐的春节。

1月23日一大早,小佳莹从台北的家中出发,乘飞机到达温州,再回到温岭。

看春晚总会越看越兴奋

要说两岸的过年习俗有什么不同,阙佳莹说不太清楚,但她觉得在温岭过年才是热闹的。“廿三送灶神,廿四掸蓬壅,廿五赶长工……”春节还未到,温岭人循着这些传统已经忙碌起来,房子里里外外清洗一遍,越临近年三十越是忙,赶市备年货、祭祖祈平安,贴对联、挂红幅,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妇女们则忙碌地为一顿丰盛的年夜饭做准备。

阙佳莹只是看看,都觉得热闹,“在台湾的家里,就不会贴对联。”有时候来得早,她还会帮着外婆一起忙里忙外。“什么活都抢着干,孝顺着呢。”说起这个外孙女,外婆总是笑盈盈的,“我们的小佳莹很乖,读书也厉害呢。”外婆说,小佳莹6个月时从台湾到温岭,此后她和大女儿一手将外孙女带大。7年前,孩子回台湾和父母生活,她心里很是不舍。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外孙女的心里一直记挂着从小生活的这个家。去台湾的7年,小佳莹年年都要回温岭过春节,有时候妈妈劝她:年年都回去,要不今年别回了,在台湾过节好了,可她不同意。因为父母还要忙工作,小佳莹就一个人乘飞机过来。

每年除夕夜吃过年夜饭,小佳莹就要打开电视专注地看春晚。“每年必看,雷打不动。”一开始,外公外婆还会陪着一起看,时间晚了两位老人都去睡了,她则越看越兴奋,一直看到结束。即便每年春晚之后,网上总会出现不少差评,但阙佳莹每次都觉得好看。

牵肠挂肚的还有小时候的味道

春节还未到,箬山人便要准备很多小吃,提前为除夕夜的年夜饭和接下来的走亲访友聚餐做准备。鱼饼、糖龟、索面、海鲜……这一样样的美食,阙佳莹每次回来都要吃个遍。

1月23日,到了箬山已是晚上,熟悉的街道以及空气中淡淡的渔区海腥味,都让小佳莹倍感亲切。每年此时,她总会拉上外婆一起去附近的馄饨店吃上一碗馄饨。那是她从小就喜欢的一家店,店主是一位老婆婆,阙佳莹喜欢吃她做的馄饨。小店一度搬了地方,换了门面,阙佳莹让外婆在附近找找看,总算找到了这家念想中的馄饨店。清冷的冬日夜里,吃下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小姑娘觉得从头暖到脚,从手指头暖到心田里。

回到外婆家后吃的第一顿饭,海鲜自是不可少。阙佳莹说,台北的海鲜不如温岭的鲜,想吃鲜的得跑到海港去买,而且那边海鲜贵,她很少吃。想吃海鲜的馋虫她就一直攒着,等到了石塘就可以大快朵颐了。

“虾狗弹”(虾蛄的方言发音)、螃蟹,都是阙佳莹极喜欢的。用墨鱼汁拌着鱼子一起做成的墨鱼饼,也是阙佳莹的心头好,每年回台北,她都要带些回去。“绿豆面、嵌糕、食饼筒、油煎的糖龟、刚出锅松脆的泡虾……好吃的很多,在台湾都没有。”小姑娘说着说着,两眼放光。

以前,她还喜欢跑到贪吃街,从一头“逛、吃、逛、吃”到另一头。那些沿街小吃,有人觉得不干净,但她吃着开心、满足。台北夜市繁多,她家附近就有,她却总觉得味道差点,“就比如豆腐脑,台北也有甜的,但我就喜欢吃温岭的甜豆腐脑。”

她想回来读大学

除了过年时回来感受热闹的年味儿,平时有机会,阙佳莹也会尽量回来。她的外公陈其富老人,是温岭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著名的糊亭艺人,他糊制的彩亭、彩轿远近闻名。2017年,小佳莹16岁。七夕时,她和妈妈特地从台湾回到外公家,过了当地特色的“成人礼”——“小人节”。在箬山,16岁之后,孩子们就长大了,不再过“小人节”了。在小佳莹心里,这个节日有着特殊的含义。小时候,外公做七娘妈亭,她坐在一旁,喜欢帮着剪纸、折纸,“我们家,就我和外公有着同样的爱好。”

春节后闹元宵,箬山有扛台阁的民俗,阙佳莹脑海中也有着满满的回忆,“那些台阁,我还去坐过呢。”外公家有很多珍藏的相册,有不少都是小佳莹的成长记录,其中有一本里贴着的全是小佳莹扮成戏剧人物坐在台阁里的照片。第二天她一醒来,发现楼下堆满了亲戚和乡邻们送来的礼物。照片里,她抱着其中一份礼物高兴得不得了。可惜,今年正月初六她就要回台北了,学校开学早,闹元宵的热闹现场她重温不了,对此她觉得十分遗憾。

222.jpg

小时候在学校里认识的好朋友,她至今都还有联系,“到今年,我们相识10年了,特地提前约好要聚一次。”从小在温岭,她学书法、学国画、学舞蹈、学琵琶,去了台湾之后,学校里的课程不一样,这些兴趣爱好慢慢地就荒废了。“好朋友们都坚持练下来,而且越来越好,我却没有继续,觉得很可惜。”阙佳莹说,这些课外兴趣培训,练的时候觉得辛苦,但自己喜欢就想坚持。因此,她还是喜欢温岭的教学氛围,“老师对学生严格,学生才会进步,像我的话,放松就真的松掉了。”今年,阙佳莹已经读高一,两年后她也将面临“高考”,升入大学。但她心里,还是想回大陆上大学。“我感觉自己还是喜欢大陆。”阙佳莹说,她从小生活在温岭,那些印象里的街道、印象里的人,她都喜欢。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