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变迁的年糕,不变的年味
源稿:温岭日报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1日 09:26:21 编辑:柳寒曦
(0)

本网讯(记者 颜婷婷 通讯员 蒋友彬)“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请我吃年糕。糖蘸蘸,多吃块;盐蘸蘸,少吃块;酱油蘸蘸,吃半块。”

听到这首童谣,相信很多人脑海中关于年糕的记忆开始复苏了。

淘米、磨粉、上蒸、切糕……临近春节,温岭农村都有做年糕的习惯。这份老一辈传下来的美味散发出浓浓的年味。

温岭年糕以其洁白如玉、柔嫩滑爽,且久浸炒煮不煳而颇具地方特色。不过,在现代化大潮的冲击下,随着机器糕的广泛“入侵”,类似舂年糕的传统工艺越来越少见。但是,那又怎样呢?吃年糕,除了品尝经久不变的美味,或许我们更在乎的是这一份意味。

在石桥头镇中扇新村有一个做糕点。这个做糕点是三人合伙的,他们做糕已有多年,蒋培原是其中一个合伙人,他的家就在中扇新村。“做的时间久了,经验自然丰富,做出来的年糕口感就好!”说起自家做的年糕,蒋培原信心满满。他介绍,每年进入农历十一月,来做糕的村民就开始多了起来。他的做糕点通常开到农历十二月二十左右。100斤米可以做120根左右的年糕,最忙的时候,一天要做1万斤米的年糕。

现场,有不少村民围在那儿,等着年糕出炉。在村民蒋先生的记忆中,过去,临近春节,做年糕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情,他们小孩子眼巴巴地等着家里做糕的那一天。“以前做年糕讲究师傅的手艺,揉搓米粉最能看出师傅的功夫,现在用机器做年糕,工序没以前那样复杂了,做出来的年糕也比手揉的均匀许多,做一次只要半个小时左右。”

记者在现场看到,浸泡过的大米倒入机器,随着“轰隆隆”的声响,很快就被磨成粉。蒋培原往米粉里加了水,又撒了些盐,搅拌均匀。接下去,就是蒸粉了。过去,蒸粉用的是锅炉,但现在,蒋培原换成了蒸汽机。“这台蒸汽机要1万多元,比起锅炉来,用着更安全。”

经过浸泡、磨粉、蒸粉,稻米的分子得到重组,口感也得以改善。蒸熟后的米粉团在机器的使劲揉压下,形成一条长长的白条,经过切割后,年糕便成形了。刚做好的年糕需要过一下水,以防龟裂破相。

道地头很宽敞,大家做好了年糕,先放着晾一下,再用塑料袋一根根包起来,然后运回家去。

村民们热情好客,未过水的年糕拿了一段,让记者尝一尝。在温岭,刚出炉的年糕和红糖是绝配。尝了一下,口感果然棒极了!“做糕的那天,我们家中午就不烧米饭了。把年糕包在衣服里,到了中午还是热的。烧上一锅绿豆面,和年糕一起吃,味道也很好。”蒋先生说。

来做年糕的,还有不少新温岭人。一位来自贵州的女士提前浸泡了20斤米,做了二三十根年糕。她说,在石桥头镇工作已有十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把温岭的年糕带回家。“我们老家过年也做年糕,不过是生的,温岭年糕做好就可以吃了,更方便。”

说起年糕,不得不提水浸糕。年糕在外面放上一个星期左右,就可以入水了。年糕做得多的人家,年后仍经常吃“水浸糕”。一位村民介绍,为了更好地储存,他们会在水浸糕里放一些盐。

记者了解到,不少温岭人喜欢在大年初一吃年糕,但初一不能动刀,故先在除夕将年糕切成一条条,第二天加上白菜、鳗鲞、蛤蜊、虾等汤糕或炒糕。

当天,本报全媒体记者变身“主厨”,通过直播,为大家做了一碗富有温岭特色的海鲜汤糕,隔着屏幕,似乎都能闻到香味。有网友留言,看了直播后,肚子里的馋虫都被勾起来了。于是,在那天中午,他点了一份年糕。

现在,传统的年糕也有了多变的形式。随着养生观念的深入人心,杂粮年糕开始进入人们的视线,有黄色的南瓜年糕、黑色的黑米年糕、紫色的紫薯年糕等。

做糕的方式变了,年糕的形式多样了,但不变的是那份浓浓的年味。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