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赡养纠纷背后的“恩怨”
源稿:温岭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6日 11:36:50 编辑:柳寒曦
(0)

本网讯(记者 赵云)乌鸦反哺,羔羊跪乳,父母亲含辛茹苦养育子女长大成人,成年子女对父母有法定的赡养义务。然而,赡养纠纷案件却一直存在,本报也曾报道过多次。

官司之中,往往包含着一家人的“恩怨”。这些“恩怨”,对子女履行赡养义务有影响吗?

他想借官司让养子现身

老林坐在原告席上,目光落在对面的被告席上,被告席上却没有人。

被告是老林的儿子小林。小林已离家好几年,一直没和老林联系。这次开庭,小林同样没出现。

老林告小林的案由是赡养费。然而,老林的目的,并非一纸诉状上写的那么简单。

老林今年61岁,头发有些灰白,手指粗糙,一副种田人的形象。他有两次婚姻,和前妻育有一个女儿,离婚后,女儿由前妻抚养。他和现任妻子结婚后,于1990年领养了当时才2岁的儿子小林。

老林说,小林成年后不务正业,经常回家向他们要钱。后来,小林根本不回家,也不和他们联系了。

2015年,老林患了肿瘤,心脏也出现了问题,做了手术,医疗费花了不少。老林说,目前他干不了重活,等于失去了劳动能力,但每月要2000元左右的固定药费。

老林治疗时,女儿给了他一笔钱,加上女儿以前由前妻抚养,他对女儿尽的抚养义务较少,因此他没再向女儿索要抚养费。

老林起诉索要抚养费的被告只有小林。他的诉求有3个:判令小林按照我省农村常住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标准,每年支付他31934元;支付之前的医药费11万元;每月支付医药费2000元。

经过审理,法院支持了老林要求小林履行赡养义务的请求。经查,2017年我省农村常住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18093元,老林有一子一女,小林承担一半的赡养费,即每年9046.5元。

此外,老林之前的医药费是他未满60周岁时的医药费,加上其未能举证证明当时已无劳动能力或生活困难,法院未予以支持;老林主张的每月2000元的医药费,因未提供相应的医疗记录及医嘱证明等,法院也未予以支持。

案件审理过程中,老林向法官吐露了心声:希望通过打官司让小林现身。小林不现身,老林有几方面的担忧:妻子老家不在温岭,待他百年之后,妻子就举目无亲了;家里新盖了房子,小林如果以后将房子占为己有,不照顾妻子怎么办?

遗憾的是,小林没有出现。

接下来,老林将申请执行。此外,他准备去公证处,将房产转到妻子名下。

律师说法 〉〉

浙江法锤律师事务所

律师卢岳

根据我国《婚姻法》规定,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同时,国家保护合法的收养(领养)关系,养父母和养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适用亲生父母子女关系的规定;养子女和生父母间的权利和义务,因收养关系的成立而消除。

因此,如果养子女与养父母之间已经成立了合法的收养(领养)关系,则养子女对于生父母的赡养义务已经消除,养子女应当承担对养父母的赡养义务。


她难以放下对母亲的芥蒂

另一起赡养纠纷案件,原告是63岁的黄大妈,被告是她的3个子女。

黄大妈有过两段婚姻。这3个子女都是她跟第一任丈夫生育的。而她和第一任丈夫离婚,过错在于她。目前,黄大妈和男友一起生活在仙居。

黄大妈患有糖尿病,心脏也不好,需要有人照顾。和第二任丈夫婚姻期间,她分到了十多万元的拆迁款,但都被她花光了。现任男友无固定工作,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女儿要抚养。

于是,黄大妈向3个亲生子女要钱。黄大妈的诉求是,她去养老院的话,每月至少要3600元,每个子女都应承担1200元/月的费用。

开庭时,黄大妈的男友也过来了。开庭前,法官组织双方调解。黄大妈问3个子女,他们愿意出多少钱?

小女儿说,她愿意每个月出1000元。她和黄大妈平时关系比较好,之前就给过黄大妈生活费。

大儿子说,他妻子和女儿身体都不太好,家庭负担较重,愿意每月出300元。

大女儿说,她一年中有3个月是没工作的,每个月1000元的赡养费,她实在承受不了。大女儿和黄大妈发生争吵,大女儿说起黄大妈以前的种种不是,黄大妈也一直在谩骂。大女儿一气之下,离开了法庭,并缺席开庭审理。

庭审时,法官没有当庭宣判。法官说,黄大妈的情况,最好调解,况且她和两个子女已初步达成调解意向。事后,法官联系到大女儿所在村的村干部。据村干部介绍,黄大妈和大女儿的关系很糟糕,大女儿结婚时,黄大妈非常反对,而且还做了很多匪夷所思的过激行为。为此,大女儿对黄大妈一直心存芥蒂。

因为黄大妈诉讼一事,大女儿和小女儿的关系恶化。大女儿认为,是小女儿教唆黄大妈起诉他们的。而小女儿连连喊冤。

此外,法官也了解到,黄大妈的生活确实过得不易。男友的姐姐一直反对两人交往,曾把黄大妈赶出家门。黄大妈还曾一个人住过天桥。黄大妈生病住院期间,大女儿去看过她,也给过她一些钱。

法官耐心细致做大女儿的工作,一边释法,一边晓之以理。法官说,赡养父母是子女的义务,目前黄大妈行动不便,如果其男友不愿意照顾她,照顾的义务自然就落到他们兄妹三人身上。经过多次做工作,大女儿终于作出了让步。

法官再次组织双方调解。大女儿说,她愿意每个月出700元。黄大妈的男友听了,说少了。调解一度陷入僵局。最后,经过法官劝说,大女儿再次作出让步,将每月的赡养费增加至800元。

法院当场做出了民事调解书。根据调解内容,黄大妈每月共可拿到2000元的生活费。之后,她跟着男友回了仙居。

律师说法 〉〉

浙江法锤律师事务所

律师卢岳

赡养父母是子女的法定义务,子女对父母的赡养除特殊情况外,不应附加任何条件。

不能以父母不抚养自己而推脱赡养责任,父母因为生活困难、犯罪或其他客观条件确实不能抚养未成年子女的,在该子女成年独立后,如父母符合被赡养的要件的,子女仍应当尽赡养扶助义务。

父母取消子女对财产的继承权的,子女仍有赡养义务;子女不能通过声明放弃财产继承而不承担赡养义务,子女放弃继承权的行为有效,但是不承担赡养义务的行为无效。

父母再婚的,子女不能拒绝赡养老人。子女对父母的赡养义务,不因父母的婚姻关系变化而终止。

但是,如果父母对子女犯有严重伤害子女感情和身心健康的罪行的,原则上丧失要求被害子女赡养的权利。


换位思考,不做亲情的失败者

赡养纠纷案件,难免会让亲人对簿公堂。

法律的功能在于实现权利救济,从而维护个人的合法权益。成年子女对需要赡养的父母有法定的赡养义务。在赡养纠纷案件中,父母要求子女履行赡养义务的诉求一般都能得到支持。但是,在饱含亲情伦理的纠纷中,却可能会让具有血缘关系的双方,在情感的道路上背向远行。

文中所述的小林,成年后离家出走,对养父母不闻不问,实在不应该。百善孝为先,小林的行为理应受到批评和唾弃。法律对赡养义务、奖惩措施有详细的规定,如果道德感化不了,那么司法必须起到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作用,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老人的合法权益。

黄大妈的大女儿之所以不愿支付赡养费,是因为心存芥蒂。黄大妈的几段感情,对子女来说未必不是一种伤害。况且,黄大妈还对大女儿做过很多匪夷所思的过激行为。尽管在法律上,大女儿对黄大妈的赡养义务,不以黄大妈的上述行为而改变。不过,从心理上来说,大女儿是较难接受的。所以,她刚开始才会拒绝支付,并愤而离开。最后,通过调解,大女儿同意支付赡养费用。不过,经过在法院这么一闹,这笔赡养费似乎缺少了温暖的感情色彩。

现实中,“不靠谱”父母还是存在的。例如,有些父母未对子女尽到抚养义务,有些父母索要赡养费时狮子大开口,目的往往是压榨一子女,救济另一子女。这些也是子女不愿支付赡养费的原因。

赡养纠纷案件的形成,可能有着数不清的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是亲情的缺失。面对这种纠纷,当事人双方不妨换位思考,别成为亲情的失败者。家和万事兴。对于老人来说,最幸福的事就是儿孙绕膝,共享天伦。这种幸福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它需要所有家庭成员一起努力创造。为人子女者,要尊老爱老;为人父母者,要护幼爱幼。


相关链接 〉〉

赡养费包括哪些费用?

老年人的基本赡养费。目前,我省的基本赡养费参照上一年度常住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标准,2017年农村常住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标准为18093元,城镇常住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标准为31924元。

老年人生病发生的医疗费。除保险理赔外,其余费用应按医疗部门的票据额计入赡养费中。

对因生病或年老体弱生活不能自理而子女无法照料的,应将护理费用计算在赡养费内。而这一费用将根据有关养老机构证明或当地一般雇佣人员标准计算。

老年人的住房费用、必要的精神消费支出和保险金费用,以相应支出发票为据计算赡养费用。

司法实践中,赡养费的计算标准还要考虑赡养人的经济能力等因素,以保障被赡养人的基本生活需求。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