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宏顺机械整机制造的“冒险”之旅
源稿: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1日 13:41:09 编辑:蒋路娅
(0)

本网讯(记者 赵碧莹)位于新河工业园区的温岭市宏顺机械有限公司车间里,工人们围着一台“大家伙”,按照程序将零部件一一组装上去。这是一台整机印刷设备。只要一走进这个车间,你第一眼就会被它吸引过去,因为这台设备实在是太大了,长六七米,高三四米,重35吨,比车间里其他生产设备都更高大。

记者曾走访过新河周边多家生产印刷设备的企业,这是第一次见到大型整机设备。采访时,记者发现,生产整机设备已经成了宏顺机械董事长瞿诚雄的“执念”。“给别人配套生产就是啃骨头上的肉缝,不但吃力,还吃不到多少肉。”他在八九年前开始生产整机,既尝试过生产甘蔗收割机,也生产过印刷设备整机和木工封边机。虽然冒险,但他做得兴致勃勃。

首次尝试生产甘蔗收割机

政策突变令他遗憾收场

瞿诚雄创业已有30年时间。最初,他和周边众多创业者一样,选择为纺织设备做配套产品。“生产纺织配套设备的企业太多了,市场陷入了低价竞争。”后来,瞿诚雄在朋友的介绍下前往上海,寻找新的商机。“当时,朋友说上海有印刷机企业在寻找配套生产企业。配套产品的技术是大同小异的,所以,我就从生产纺织设备配件转型到了生产印刷设备配件。这一做就是几十年。”

生产配套产品多年,但在瞿诚雄心里,是一直想要生产整机设备的。“配套的产品利润太低,做得再多也就这样。像今年,配件的订单量增长了不少,但因为利润低,没什么赚头,还是生产整机利润更高一些。”他说。

瞿诚雄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整机产品,最开始的尝试是甘蔗收割机。

那是在2010年,也是来自朋友的消息,说广西在大力推进农机产品,对农机产品补贴力度很大,一台可以补贴30多万元。“我核算了一下,生产甘蔗收割机的成本只要20多万元。这种收割机的自动化程度很高,从收割到剥叶、打捆一次性搞定,一台机器抵得上100个人的效率。”瞿诚雄觉得甘蔗收割机肯定有市场,马上投入了生产。

甘蔗收割机生产出来了,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补贴政策取消了。“八九年前,没有补贴,让农户自己一口气拿出20多万元买自动化设备,他们肯定是舍不得的。”这个变化一下子打乱了瞿诚雄的阵脚,但是又不能放着这么多设备不管,他只能转而去接国外的订单,将产品卖到印度、印尼等国家。

可是,这些市场没法消耗掉瞿诚雄生产的所有甘蔗收割机。三四年时间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少整机被闲置在仓库里,最后被当成废品处理掉。

第二次尝试生产木工封边机

美国客户递来橄榄枝

生产甘蔗收割机,对宏顺机械来说是一次失败的尝试,但瞿诚雄没有气馁。他知道,从生产配件转型到生产整机是一场冒险,而他愿意继续踏上这场冒险之旅。

瞿诚雄的第二次尝试是木工封边机。

在宏顺机械的车间里,记者看到了不少已经完成的封边机,这些都是他准备发往国外的产品。

“四五年前,我们开始生产木工封边机。”瞿诚雄说,这些木工封边机都是他自己研发的。有一段时间,家具行业非常热门,封边机就是用于生产家具的,最疯狂的时候,一年能销售四五百台。现在,这股热潮已经过去,一年只能销售四五十台。

“之所以这样,主要还是江浙一带的家具企业竞争不过广东企业。那边有完整的产业链,无论是技术、成本,还是品牌、渠道,都比我们有优势。”瞿诚雄说,和价格最高时相比,一台木工封边机的利润已经低了1万多元,如果只卖国内市场,没有利润可言。

瞿诚雄再一次选择把产品销往国外市场。

“前段时间,我们出了一批货到伊朗,去年开始接触美国市场。下个月,美国的客商要来厂里待上十多天,看看产品生产、调试情况。”他说,相比伊朗,美国市场对产品的标准更高一点,对产品的自动化程度和精度都有更高的要求。“比如,伊朗的产品有些环节需要人工操作,而美国市场上销售的产品基本都是自动化进行的。因为技术要求高,发往美国的产品的价格比伊朗高了三四倍。”

“不单单是国外市场,如今,国内市场对产品的技术要求也高起来了。”瞿诚雄说,之前,广东曾经出现过家具企业大量倒闭的情况,这些倒闭的基本都是小厂,而舍得投资、舍得研发的大厂则在这样的洗牌期活了下来,这些大厂不仅对产品要求高,对生产设备要求也高,很多设备都是从国外进口的。由此可见,高端的木工机械在市场上还是很有发展潜力的。

第三次尝试生产印刷机

一台能卖两三百万元

除了木工机械,最近,宏顺机械的工人们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生产印刷设备上。

“我们现在组装的这一台印刷设备是用于印刷教科书的印刷机,设备里有20多个滚筒,组装的零件摆起来能摆一个房间。”瞿诚雄说,为了这台设备,他们光生产零件就花了几个月,装配也要花好几个月。

“比起印刷配件,整机价格高得多,一台能卖两三百万元。”去年,宏顺机械就生产了一台这样的设备,因为质量好,今年他们又一次接到了订单。

“这种印刷机不是我们自主研发的,是广西一家国企用了好几年时间,花了5000多万元,才成功研发出来的。”瞿诚雄在3年前开始和这家企业合作,“一开始,我们主要为他们生产零配件。他们推出整机后,采购的环节跟不上,一年只能生产十几台设备,而他们全年的订单有三四十台,不得不将整机生产外包给别人。”

广西这家企业之所以选择宏顺机械,就是出于对产品品质的信任,这种信任是在生产零配件的过程中积累起来的。“3年前,他们刚找我们合作时,我们是拒绝的,因为他们下单子是一台一台下的,太零散了。”瞿诚雄说,被拒绝后,这家企业就去找了江苏无锡一家同类企业合作,但是由于那家企业生产出来的产品不过关,最后他们还是回头找到了宏顺机械。

当时,这家企业一口气和宏顺机械签了一个年单:500万元,10台设备的零配件。

合作了一次之后,这家企业对宏顺机械生产出来的产品非常满意。第二年,他们有了更紧密的合作,除了送来整机订单外,如今,这家企业生产的设备里的所有零配件都是宏顺机械提供的。

“今年是我们合作的第三年,除了所有零配件外,我们还将为他们生产五六台整机。”瞿诚雄说,预计明年整机的订单量将突破10台。

记者手记 〉〉拥抱失败,迎来成长

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把生活方式分为“过日子”和“奔日子”两类。前者舒适安稳,是大部分人的状态;后者则需要不断地挑战自己的目标,甚至“可能奔着奔着就摔下来了”。但安于现状获得成功的可能性极小。柳传志说:“整个社会实际是靠这些奔日子的人在拉动着走的,企业家应该属于这个群体。”

就像柳传志说的,如果你是一位企业家,你想让企业长久地发展下去,做强做大,那么就应该冲着“奔日子”去。你必须有张开双手,拥抱失败的勇气。因为任何企业的转型、创新乃至发展,都是一种“向死而生”,都会面临无数次的失败,然后在这些失败里找到通往成功的道路。

美国经济学家萨金特说过,以科技创新为驱动力的企业,在研发生产过程中没有历史经验和数据分析可以依循,企业家只能凭借自己对新技术的理解和预测作出决断,这是一件非常勇敢的事情。

宏顺机械在做的就是这样一件勇敢的事。董事长瞿诚雄心中有目标,一心要生产整机,所以不断地尝试生产新产品,哪怕失败过很多次。看到他的厂房门口堆着闲置的甘蔗收割机,记者觉得非常可惜。这些全新的甘蔗收割机因为政策的变化而失去了市场,不仅浪费了瞿诚雄和员工的心血,更直观地说,是浪费了大笔资金。

对于这样的失败,即使有过沮丧和气馁,瞿诚雄并没有放弃心中所想。哪怕他为各种尝试付出过不小的代价,他依然愿意去尝试第二次、第三次,这才有了后来的木工封边机和印刷机,尤其是整套的印刷设备,让他对生产整机装备充满了信心,而这也是企业今后的发展重点。

然而,并非所有企业家在创新发展时,都愿意用失败为成功铺路。在温岭,有些企业家在面对市场上存在的风险和未知时,会选择裹足不前,不敢投入研发资金,开发新产品;不敢购买自动化设备,减轻人工压力……殊不知,在这些“不敢”里,他们等待的机会就这样慢慢失去,被先行一步的人抢走。

失败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最可怕的是面对失败,没有重新站起来的勇气。很多人甚至因为害怕失败,连尝试的勇气都已失去。

在记者看来,每一个“值吗”“会失败吗”等疑问的背后,都是一种思考,这种思考并非草草敷衍、浅尝辄止,必须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勇气和精神投入工作、狠抓落实。

思考与行动向来都是相辅相成的,要想“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就必须善于思考、敢于思考。要想解决问题,必须倒推思路、追根溯源;要想突破创新,就必须想在前面、冲在前面;要想实现目标,就必须勇于尝试、直面失败。

对个人成长、企业发展来说如此,对助推新旧动能转换、聚力高质量发展亦然。而这,也恰恰是企业家精神必不可少的一个层面。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