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为完成老人遗愿 这份血脉情从石塘跨到泉州
源稿:温岭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6日 15:58:09 编辑:郑黎明
(0)

本网讯(记者郑灵芝)1912年,黄细鳌在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崇武镇出生;1944年,32岁的他来到温岭,在石塘镇安家落户;1974年,62岁的他最后一次回家探亲;1993年,老人去世后,再没有人知道他故乡的确切地址。

老人曾想带全家回故乡看看,可是子女们都成家了,这家闲时那家忙,最终没有成行。为了完成老人的遗愿,他的孙子曾几下泉州,寻找爷爷的故居,但在2公里外擦肩而过。

近日,老人的外孙女万君兰去泉州出差,在机缘巧合之下,终于找到了老人的旧宅。

记忆中的外公聪明能干还很热心

“我是被外公宠着长大的,因是家中长女,父母对我极其严苛,每每棍棒教育时,外公便成了我的保护伞。”回忆起外公,万君兰忍不住落泪,“外公喜欢用胡子扎我,每当我‘咯咯’笑时,他也会开心地笑。我喜欢趴在外公后背,摸着他的板寸头。每次外公出门跑船,总会给我带一个礼物,而这些礼物一直是我在小伙伴面前炫耀的资本。”

在万君兰的印象中,老人不会讲温岭话,说的是闽南语。那会儿,她离开石塘去泽国上学,因为交通不便,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外公太想念我了,居然跑到泽国找我,因为语言不通,他便用写纸条的方式告诉门卫,让门卫在广播里喊。见到我,外公担心我吃不好,还塞钱给我。”

万君兰说,外公是个极其能干的人。他通过写字和画画的方式,创作了4本厚厚的航海日记。他做的航模,在当时的温岭县也是数一数二的,曾被借去县里展览。即便已经垂垂老去,他仍会热心地为船员指点石塘到福建的航程。

派出所偶遇,机缘巧合找到旧宅

“小时候,我总是听母亲和舅舅们提起外公的故乡。我们这些小辈也好奇,外公的家到底在哪里?”万君兰说,11年前,三舅家的表弟曾独自前往泉州寻找老人的旧宅。他当时去的地方是个渔村,叫前垵。仅有的线索便是从大舅那里打听到的‘王宫门前’这个模糊的地名。但在一个有7000人口的大村,找几十年前的旧址并不容易,最后他只能无果而归。“表弟寻根的念头一直没有断,他会时不时带着妻儿去泉州旅游,沿途顺道打听。他说,爷爷的故乡,让他倍感亲切。”

近日,万君兰去泉州出差。“虽然外公很少和我提及他的家乡,但从小‘惠安’这个地名就深深地印在了我心里。”结束工作后,她便前往惠安县前垵村,特意租了一辆由当地人开的顺风车,方便沟通。“大舅给我提供了两个线索,一个是王公庙的地址,另一个是外公的两个侄子叫黄章和黄滨。”

万君兰找到了王公庙。留守当地的村民以老人居多,因为语言不通,沟通起来很困难。对于黄章和黄滨,他们都说不认识。一上午找下来,万君兰在司机的陪同下,边走边问,但没有什么结果。

“我一直跟家人沟通,及时把照片、视频分享给他们,表弟建议我去派出所让警察帮忙查询。”午饭后,万君兰便来到崇武边防所寻求帮助。但经查询,黄章和黄滨都已经不在了。

正在万君兰一筹莫展之际,在她后面排队等待补办身份证的一王姓男子说自己小时候在王公庙玩过,他的父亲可能知道相关线索。热心的王先生立即打电话给他父亲。“电话中,他父亲说认识黄章和黄滨。这让王先生有些难以相信,父亲经常喝得醉醺醺,万一说的是酒话呢?于是他又打给母亲确认,想不到她也认识。

第一次见面没有丝毫的陌生感

王先生的父亲听了此事后很激动,骑着电动三轮车赶了过来。原来,王大爷和黄细鳌是旧相识,小时候,王大爷经常在黄细鳌的老宅玩捉迷藏。王大爷是跑船人,年轻时去过几趟石塘,都是黄细鳌热情接待了他。石塘,最令他记忆深刻的地方,便是邮政局旁边老人的女儿家,他说在那住过。“王大爷说的便是我家。”听到这个消息,万君兰几乎惊呆了。

王大爷说,黄细鳌不仅能干,而且很热心很善良,福建老乡去石塘,他都会安排得妥妥当当。终于,在王大爷的带领下,万君兰终于找到了外公的侄媳妇。“这位不正是我之前见过的老人家吗?”原来当天上午,万君兰碰到一位老人,老人看她是外地来的,怕她是骗子,就没有理睬她,没想到这位老人就是外公的侄媳妇。79岁的老人,提起往事时,热泪盈眶。

“舅妈带我们来到了外公曾住过的老宅,老宅很破旧,屋顶没了,门口贴着一副白对联,屋内杂草丛生。舅妈推开一扇咯吱作响的木门,告诉我,这个房间是我外公曾经住过的,如果他没有离开泉州,这里会是他的婚房。”万君兰说,这个老宅原本要拆的,因为有老人过世,要等几个月后才能拆除,“幸好我及时找到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表弟之前所去的前垵村跟崇武镇古城莲西村(老宅的准确地址)只有2公里的路程。”万君兰说。

万君兰觉得,崇武和石塘极其相似。走在崇武,就感觉到了家。这边的舅妈、弟弟妹妹等亲戚知道她来了,都赶来团聚。

万君兰说,上周,三舅家的表弟表妹特意去外公的旧宅走了一趟,和那的亲人相聚。万君兰的表妹丹萍说:“亲人就是亲人,就算从没见过,骨子里就有一股亲情在。爷爷的侄媳妇跑来跑去买饮料给我们,我们回去的时候,忘记带饮料,老太太摸黑追了很多路,特地给我们送出来。一个嫂嫂特地请假出来陪我们游古城;一个哥哥特地从县城回来请我们吃饭;还有一个嫂子,夜班也不上了,跑回来见我们,一直拉着我的手,送到车站。第一次见面,没有丝毫的陌生感,只有满心的感动,血浓于水,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

“最近,年迈的舅舅又来电话,一直让我邀请崇武的亲人来石塘。崇武的妹妹昨天去拍了好多照片和视频,让我传给石塘的家人看。”万君兰说。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