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养儿多年,竟不是亲生的
源稿:温岭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9日 13:31:53 编辑:王怡
(0)

本网讯(记者 赵云 通讯员 叶华杰)日前,市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离婚后损害责任纠纷案。

原告是男子林锋(化名),被告是林锋的前妻谢红(化名)。林锋说,他被谢红深深地伤害了,因为他抚养多年的儿子,竟然不是他亲生的。

林锋的遭遇不是个案。市人民法院已审理了多起类似案件,近三年来,每年都有类似案件。

离婚后,怀疑儿子不是亲生的

林锋和谢红都是85后,上班族林锋较朴实,而谢红较洋气。2010年上半年,两人登记结婚。一年半后,儿子小林出生了。

婚后,夫妻俩经常争吵。儿子出生没多久,两人就分居了。去年上半年,两人办理了离婚手续。双方约定,小林由谢红抚养,林锋每年支付1万元的抚养费,直至小林成年。

林锋说,离婚后他才知道,原来小林不是他亲生的。为了证实这一点,林锋带着小林,到两家鉴定所鉴定。两家鉴定所给出相同的鉴定结果:排除林锋为小林的生物学父亲。

这事,给了林锋很大的打击和折磨。

去年12月,愤怒的林锋将谢红诉至法院,要求其赔偿各项损失,包括抚养费、教育费和精神抚慰金,总计18万元,其中精神抚慰金为10万元。之后,林锋又追加了鉴定费、生育医疗费和部分教育费,总计赔偿金额为20万元。

女方申请重新鉴定,但不肯付鉴定费

没多久,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林锋请了代理人一起出庭,谢红出庭应诉。

对于林锋出示的两份鉴定,谢红说,司法鉴定假的很多,为什么没离婚时不去鉴定,离婚后才去鉴定?

法官问谢红,你的意思是小林是林锋亲生的?谢红予以肯定回答。

法官又问林锋,怎么想到去做鉴定?林锋回答,因为有怀疑,两次都是他带小林去做的鉴定,被告并不知情。

整个庭审过程只有半个小时。期间,林锋和谢红没有正面交流过,两个人看上去都很平静。

林锋的代理人认为,谢红在婚内与人通奸,生下孩子,违背了社会公德和公序良俗,更侵犯了原告的合理权利,造成其精神上和生活上的极大痛苦,希望法院支持其诉讼请求。

谢红则当庭提出,重新做司法鉴定。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事后,谢红向法院递交了重新鉴定的申请书。法院依法委托了相关的鉴定机构,并将相关材料寄了过去。

不过,谢红一直未支付鉴定费用。法院催了谢红几次,谢红拒绝支付,她说,这笔费用应由林锋出。

鉴于无人支付鉴定费用,鉴定机构只好将材料退了回来。

法院推定不存在亲子关系,判女方赔偿

没有重新鉴定,法院仍能作出判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并已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张成立。

鉴于本案情况,法院推定林锋和小林之间不存在亲子关系。因此,林锋对小林不负法定抚养义务,其要求谢红返还抚养费、教育费、出生医疗费,法院予以支持。

同时,法院审理后认为,谢红的行为违反了社会公德,严重侵害了林锋的人格利益,给林锋带来了极大的精神伤害,酌定谢红赔偿林锋精神损害抚慰金2.5万元。

最后,法院判处谢红赔偿给林锋各项费用共计近8万元。

这样的案子,法院审了一起又一起

2016年,陈先生和叶女士这对昔日夫妻,也曾对簿公堂。

他们都是70后,2002年结婚,同年大儿子出生。2012年,在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情况下,叶女士又生下了一个儿子,夫妻俩缴纳了二胎的社会抚养费6.5万元。

2015年年底,两人协议离婚,约定大儿子由陈先生抚养,小儿子则跟着叶女士。其实,离婚时,陈先生就有所怀疑,因为小儿子长得和他一点儿也不像。

2016年6月,陈先生带着小儿子做了DNA鉴定,结果显示:排除其为小儿子的生物学父亲。

之后,陈先生将叶女士告上了法庭。

叶女士说,离婚时,陈先生就知道小儿子不是亲生的。叶女士也拒绝再做亲子鉴定。

最后,法院判处叶女士支付给陈先生抚养费、生育医疗费、社会抚养费及精神抚慰金6.5万余元。

相比之下,得知儿子不是亲生的,蔡先生更加难以接受。

几年前,蔡先生和前妻离婚,他拼命争取儿子的抚养权,最后把儿子留在了身边。后来,他得知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为证实这一点,他也带着儿子做了亲子鉴定,鉴定结果叫他又伤心又生气。

庭审时,面对被告席上的前妻,蔡先生一度非常激动。

最后,经法庭调解,蔡先生和前妻达成了协议,前妻支付其费用4万元,分两次付清。孩子也还给了前妻抚养。

案子是结了,但一想到疼了这么多年的儿子,竟然不是自己亲生的,蔡先生始终接受不了。

虽有赔偿,但难以弥补伤害

发现抚养多年的孩子不是亲生的,男方可主张哪些赔偿?

浙江法锤律师事务所律师卢岳说,如果男女双方婚姻存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男方可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该孩子并非男方亲生,孩子应由女方及其生父抚养,抚养费用由女方和孩子生父承担,男方可以要求女方返还其为该孩子所支出的抚养费用。

此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三十九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的规定,考虑女方在婚姻中的过错程度,男方在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时可以多分。

再者,女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违背夫妻忠实义务与他人发生不正当关系并生育孩子,严重影响了夫妻感情,存在明显过错,侵害了男方的民事权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因此,男方可要求女方承担精神损害赔偿。

卢岳称,司法实践中,精神损害赔偿金额不大,加上抚养时的费用无法一一取证,男方所取得的赔偿金额并不高。另一方面,一名父亲对孩子爱的投入,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作为男人,得知孩子并非亲生带来的伤害,也是难以弥补的。

卢岳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条规定: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夫妻忠实义务,即夫妻必须对爱情专一、感情忠诚,互相忠于对方。女方不忠于婚姻,与他人发生不正当关系并生育孩子,故意隐瞒或欺骗男方,致使男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抚养孩子多年。女方的这种行为,理应受到谴责。

对防止双方对婚姻不忠,很多夫妻间签订了夫妻忠诚协议。卢岳介绍,夫妻忠诚协议的内容大致包括夫妻双方中有一方发生不忠行为则必须离婚,同时有不忠行为的一方将丧失子女探视权、监护权,并放弃婚后共同财产中的部分归对方或子女等第三人所有。目前,司法实践中,已有很多相关案例。

除了欲望,还有爱和责任

(记者 赵云)法庭上,有时能看尽人生百态。

这些案子中,父非亲父,子非亲子,昔日亲密枕边人,公堂相驳成陌路。这种场面,谁都不愿见到。

诉诸法院,这是最无奈的一步。然而,即使法律再健全,也无法避免谁都不受伤害。在法院里,男方讨回了公道,但弥补不了自己受到的伤害。

女方婚内出轨,与他人生子,对丈夫百般隐瞒或欺骗。一方不尽到夫妻的忠实义务,维系其夫妻关系的,可能只有利益了。这种婚姻早已亮起了红灯,岌岌可危。

不忠就是不忠,掩饰得再好,也无法将“不”字抹掉。纸是包不住火的,谎言终将被揭穿。届时,所有矛盾顷刻爆发。这爆发,得伤到多少人。

一位父亲在网上发文说,他每天都活得痛苦,他的宝贝儿子,他视若生命的儿子,竟然不是他亲生的,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有多痛。可见,谎言揭穿后,对丈夫的伤害有多大。对孩子来说,这事也势必给其带来长时间的心理阴影。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将婚姻视为儿戏的大有人在,“婚外情”频频发生,很多人对婚姻和爱情存有危机感。为了解决对情感的信任危机,有的夫妻自愿签订了忠诚协议。然而,忠诚协议也不是万能的,它无法调整和规正人的感情世界。当一方对另一方没有了感情,与其偷偷不忠,不如坦然相告;当一方出现了不忠,与其想方设法隐瞒,不如坦然认错。成年人,都应有坦然处理事情的能力。

即使法律再健全,也无法约束所有的事,很多时候,还是要靠道德约束。夫妻之间的忠实义务,最终还是要靠道德和责任来坚守。除了欲望,还有爱和责任。将婚姻视为儿戏的,请自重。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