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聚源机械匠心制造,走向高精尖
源稿:温岭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8日 11:44:53 编辑:王怡
(0)

本网讯(记者 赵碧莹 文/图)

台州聚源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位于新河镇桥下郑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村里一部分人开始尝试自主创业,从事机械加工及配件、整机的生产与销售,聚源也在其中。

总经理郑友富最初是在一家卷烟机厂里当学徒,那时他才15岁。

后来,他从学徒变成了老板,从生产烟草机械配件到生产印刷机械配件,再转型纺织配件、加工中心刀库,到去年开始研发主轴、液压工装……郑友富的创业“简历”越来越厚,路也越走越远、越走越精。

碰上“压锭”供给侧改革好时候,生产的纺织设备配件被疯抢

郑友富创业之初,是印刷机械配件正热的时候,那一年是1996年,他创办了聚源机械。

没有长远的企业规划、没有正规的管理模式,郑友富凭借个人的经验与胆识走入了当时的市场经济大潮中,为聚源掘得了第一桶金。

“决定做印刷机械时,我真的没想太多,只想着赚钱,哪里有生意就往哪里做,根本没有正儿八经的发展规划。”郑友富说。

郑友富创业的时机刚刚好,那时处于改革开放中期,遍地都是商机,各个行业都在飞速发展,但是市场资源很匮乏。“那个时候几乎做什么都能成功,就看你敢不敢拼。”他说。

市场的发展催促着产业提升,郑友富对市场商业气息非常敏感,在生产印刷设备配件的同时,他又嗅到了纺织机械配件的商机,并及时抓住了它。

说起纺织设备市场的走红,还得说到上世纪90年代末,国有企业改革中关于纺织行业“压锭”去产能的政策。针对纺织行业大面积亏损和产能严重过剩的局面,1998年年初,国务院发布了《关于纺织工业深化改革调整结构解困扭亏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正式提出改革目标:从1998年起,用3年左右时间压缩淘汰落后棉纺锭1000万锭,分流安置下岗职工120万人,到2000年实现全行业扭亏为盈。

“那时的纺织设备性能落后,生产出来的布只能做包装袋,无法生产好的西装布料。大刀阔斧的‘压锭’供给侧改革进行后,很多传统纺织设备当场被砸掉。”郑友富说,1998年至2003年,中国纺机产业集中更新换代,好的纺织设备成了有钱也买不到的东西,大家只能靠“抢”,整个市场陷入了疯狂。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郑友富投入五六十万元,立项生产纺织设备配件。“当时,60个工人每天两班倒,加班加点生产都来不及。1999年上半年投入的成本,下半年就全部赚了回来。”

研发喷气织机配件,国内大半主机厂看中了聚源

纺织设备产业提升的那几年,市场热闹到郑友富根本没时间仔细思考企业的未来该怎么走,直到2003年。

那一年,聚源开始投入研发人员、研发资金进军喷气织机配件市场,当时的织机还是采用原来国内较为传统的工艺进行整机制造的,速度慢、效率非常低,造成了当时高度劳动密集型、低产值的普遍现象。

“纺织设备分为纺和织,2003年之前是纺纱设备在提升,之后才是织机设备在提升。”郑友富直到这时候才对企业的发展有了一个模糊的定位:要做附加值更高的产品。他看中了喷气织机和剑杆织机的零部件。“当时是浙江一家主机生产商正在研究这类产品,而且对方对这个产品的未来很有信心。我得到消息后,也马上跟着开始研发配套产品。”

“织机的作用就是通过经线和纬线的交错,把线织成布。传统的织法是用梭子把纬线引到经线上,但用梭子从这头引到那头速度会很慢,一分钟引纬只有两三百次。喷气织机和剑杆织机就不一样了。”郑友富说,剑杆织机是将经线和纬线一起射到中间,一分钟引纬达到700次;喷气织机则是有很多气嘴,把纬线一路接力吹到经线上,一分钟能引纬1300次~1400次。

这样的设备在精度和效率上都提高了不少,但是生产难度也加大了不少。为了生产出符合要求的产品,2003年至2006年,郑友富单是在加工中心上就投入了上千万元,这在当时可以说是非常大手笔了。“我那时也没有多想,只想着怎么提升效率,提高精度。那时候,周边企业都还在使用土机器,除了我们,根本没什么人能生产这类产品的配件。”因为占了先机,在鼎盛时期,国内60%~70%的主机厂找上了聚源,不少主机厂都是主动找过来的。

高产出、高质量的织机配件的推出,也为聚源产品转型夯实了基础,为聚源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投资3000多万元进行设备提升,未雨绸缪研发加工中心刀库配件

随着织机市场恶性竞争不断加剧,市场日趋饱和,聚源逐渐退出了织机市场,着手研发更高精度的整机配件产品。

之所以有这样的发展规划,是因为当时中国制造的品牌不断提升,产品的品质也日益提高,应运而生的就是高端整机市场,只有设备高端才能加工出高精度的产品来。2008年,聚源开始主导开发三轴、四轴加工中心所用刀库的全套配件。

“做这个产品其实是机缘巧合。”他说,“机械加工行业是通用技术,生产方式大同小异。2008年5月,台湾德士凸轮听说我们生产的产品质量不错,带着加工中心刀库的样品找到了我们,询问我们能不能生产出相同的产品。”

“德士凸轮在业内知名度非常高,当时,产品的市场占有率达到了85%,他们过来寻求合作,我们当然要努力抓住机会。”郑友富说,那时德士凸轮在大陆的工厂才刚开业,急需寻找本地的配套商。最初,他们的产品是放在富士康加工的,但是富士康生产成本高,他们才通过朋友的介绍找到了聚源。

“我们潜心研发了三四个月时间,终于成功推出了符合他们需求的产品。”郑友富说,而且德士试用后对产品的评价非常高,从那以后,聚源就成了德士的长期战略合作伙伴。“一开始只是大陆工厂的订单,后来,他们将台湾地区的订单也转到了我们这里。”

“加工中心刀库是加工中心的换刀机构,和织机零部件相比,生产的门槛完全不一样,精度和技术含量要高上许多。比如,织机的公差允许在2丝~2.5丝之内,加工中心刀库的公差只允许1丝之内,别看只相差了1丝左右,对于企业来说,这样的转变可费了不少心力。”为此,聚源先后投资3000多万元购入设备,建立了专业的人才团队,为德士加工生产。德士的订单从原来的10%到现在90%的份额均由聚源加工配送。

除此之外,随着企业快速发展,管理成了公司发展的瓶颈。针对这一需求,郑友富决定让企业走精细化管理之路,聘请了专业的辅导机构、辅导老师长期驻厂为企业做管理改革,全方面导入精细化管理及ERP管理,公司全面推行现场管理、QA数据管理、绩效管理、生产计划一个流管理等,逐步建立了数据化管理系统。全公司依据数据进行分析、进行整改、进行考核,真正实现了数据化管理,这才有了如今聚源人员更精简、生产效率更高的局面。

企业走向高精尖,未来重点开发液压工装夹具和主轴

在采访时,郑友富一直在强调产品要做高精度、高附加值,只有高精度产品才能实现高附加值,才能在机械行业的激烈竞争中取得先机。

去年,聚源的产品结构又一次进行了调整,这次调整以自主知识产权和自主品牌建设为出发点,开发项目为智能液压工装,这是自动化设备里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而自动化设备正是如今市场趋势所在。

“自动化设备一般由系统和驱动组成,系统相当于人的头脑,驱动就是躯体,而液压工装夹具可以类比为手指,只能根据设备一对一定制,所以技术含量颇高,附加值也高。”郑友富说,他在3年前就想启动液压工装夹具项目,但是因为技术人才难找,一直到去年6月份才真正开始。

说到这个,郑友富还讲了一个故事:之前,他在南鉴村投资了一家机械生产企业,需要大量液压工装夹具。于是,他找来了有能力生产的企业,签订了100多万元的合同,谁知道,因为这家企业规模太小,直到南鉴村的厂房可以投入使用了,产品还没有生产出来。“他们规模小,生产能力不足,而我们又正好在寻找这类人才,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一拍即合,聚源对他们实施了并购,成立了智能工装事业部,划分了专门场地供事业部使用,并正式投入生产。”

郑友富对这个项目充满了信心。“温岭生产这类产品的企业非常少,但是需求量很高,比如我们自己厂里的设备就已开始改造,加上了液压工装夹具,通过它至少可以减少20%的人员,提升40%~50%的设备稼动率。”他说,现在,智能工装事业部的产品深受用户青睐,订单一直处于饱和状态。

除了液压工装夹具,去年,聚源还开始开发加工中心主轴,在此之前,这类配套产品一般都是从台湾购买。主轴市场虽然很大,但是精度要求很高,允许的公差范围比之前生产的加工中心刀库缩小了5倍。

智能液压工装和主轴产品是聚源未来重点打造的自主品牌,也是聚源利润的新增长点。“聚源将本着工匠精神,去开拓、创造新的篇章。我们期待聚源能更好地成长。”郑友富说。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