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温岭传说丨拳老本陈家兆的传奇故事
源稿: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0日 12:48:53 编辑:蒋路娅
(0)

陈家兆,字龙飞,号茂芳。家住高龙殷加洋西头里,是清朝中叶有名的拳老本,武功高超,其腿功更是十分了得。当年西头里四面环水,南北河岸古樟树参天。他家居前透,屋前面有座石桥可以通行,距其家门口约八九丈。为了练腿功,他有个习惯,出门时一脚将青石墩踢到桥西侧的那棵樟树下,归家时又一脚把青石墩踢回家门前。这块重300多斤的青石墩成了家兆出门与归家的标记。

家兆是个勤劳俭朴的农民,为人富有正义感,爱打抱不平。农忙时种田耕地,农闲时常运盐到江西去卖。

有次,家兆去江西一个叫松山湾的地方卖盐。投宿时,一个老主顾惶恐地对他说,晚上这里可能要出事,请他到别处暂住。经追问,家兆得知缘由,原来当地松山寺新来了一个矮胖和尚,力能举鼎,但性格粗暴,横行霸道,且又好色,相邻谁家娶媳妇,他都以“冲喜”为由,上门一顿酒足饭饱后,还要与新媳妇同床。

老主顾的邻居今天娶媳妇,因家庭经济困难,酒菜不丰盛,怕和尚来闹事。和尚动不动就打人,甚至用双指钩人的肚肠。家兆听后怒火中烧:“岂有此理,我要会会他。”当即,老主顾请来邻居一起商量,将新媳妇暂置别室。家兆进入房间,躺在床上假寐。和尚酒足饭饱后大摇大摆直奔新娘房中。家兆发现和尚进屋后,站起来拱手说:“师傅,主人为你准备的斋饭我已经吃了,多有冒犯。”和尚见新娘床前站着个粗汉,料定对方有意作对,未待他说完,凶相毕露,立即伸出双指,直接向家兆插去。早有防备的家兆不待他近身,飞起一脚,正中和尚小腹,把他踢得悬空,撞破房壁,倒在地上。和尚欲爬起来逃走,但家兆身捷如猿,一跃过去,抓住这个坏蛋的双脚,尽力一摔,和尚一命呜呼。

当地百姓非常感激家兆除掉坏和尚,纷纷道谢,凑足酬谢银元一竹箩,家兆分文不收。为了避免牵连乡亲,家兆拿来笔墨,挥笔大书“打死恶和尚者是浙江太平四都陈家兆也”,张贴在路廊中。为了家里的农事,家兆告别了热情挽留的乡亲,平安返家。

胖和尚有个妹妹力大如牛,会功夫,外号“麻九婆”。听说兄长被浙江卖盐人打死,气愤难平,要赴浙江为兄弟报仇。听到这个消息,松山湾的乡亲们急坏了,他们商量要赶紧派人通知家兆做好防备。当地有个看风水很有名气的查老头,主动担当此任。一来,查老头一年前在杭州为女儿买嫁妆时被劫,多亏家兆奋力解救,夺回财物,恩情未谢;二来,此行可以为浙江人看看风水。查老头带了几斤茶叶之类的土特产,风雨兼程,赶在麻九婆之前到达家兆家报信。足智多谋的家兆听了后,胸有成竹地做好准备,并盛情款待查老头。

这天早上,家兆把青石墩踢到桥西樟树下,自己打扮成徒弟模样,在屋前晒谷场上干着杂活。不多时,一个女人大摇大摆地走向石桥。她头戴大沿帽,身着灰色道袍,打着黄色绑腿,脚穿登云鞋。她开口问道:“喂,伙计,陈家兆在家吗?”家兆连忙上去答话:“客人何来,我师父天蒙蒙亮就外出办事了,寻他有事吗?”“无事不登门,他啥时回来?”“我师父中午要回来吃饭的,请进屋坐坐。”此时,家兆看清了来人,红彤彤的脸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棕色的斑点,断定她就是麻九婆,是来寻仇生事的。

麻九婆在石桥边歪着脑袋,圆眼直瞪青石墩许久。她没有说话,走到了青石墩旁边,一把将石墩抱了起来。她沿着石墩滚过的路线,走到了家兆门前的廊下才放下石墩。然后,她转身一屁股坐在了石墩上,拒绝进屋。

家兆忙从屋内拎出两只用棕绳相连的大水桶,直奔水井边,盛上满满的两大桶井水,以棕绳当扁担搭在肩上,飞快进屋,准备烧茶待客。当时灶前无柴,他拿来大毛竹段,用手一捏,大毛竹段就成了一片片的,再用手一绞,就成了竹丝,用来当柴火烧。

麻九婆看在眼里惊在心里,心中暗暗钦佩,心想家兆的徒弟拳臂功底如此高超,其师傅的武功必更高深莫测,自己绝不是他们的对手,硬拼只会枉送性命,况且兄长也是个作恶该死的人,何必自找麻烦。于是,麻九婆放弃了复仇的念头,不告而别。

家兆文武双全、见义勇为、为民除害的事迹,传诵至今。

(摘自《温岭传说》)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