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百村行丨黄坭新村:感天动地慈母情
源稿:温岭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5日 15:10:37 编辑:王怡
(0)

本网讯(记者 黄晓慧 文/图)

在今年8月的行政村规模调整中,石塘镇大黄坭村和小黄坭村调整成黄坭新村。

戚王爷庙奉祀抗倭名将戚继光

国庆长假期间,记者来到了黄坭新村。

W020181011631793084299_600.jpg

首先来到大黄坭,这里有一座主祀戚继光的戚王爷庙。在上箬公路原大黄坭村村部附近下车后,沿着台阶上去没多少路,就到达戚王爷庙(匾额上写的是戚王庙)。

戚王爷庙负责人叶才法和理事黄金素等告诉记者,戚王爷庙所在的这座山叫狮子山,山头原有个“仙人脚印”的景点,30多年前,被开岩的人破坏了。

戚王爷庙老庙,其实在原大黄坭村部这里。这座庙后曾改为大黄坭小学,黄金素还曾在学校烧饭。后来,当地信众就在现庙址建造了3间石头屋。1997年,叶香珠等为首建起了现在这座戚王爷庙。

readimg (3).jpg

戚王爷庙是原大黄坭村村民的保界庙,隔壁的原小黄坭村村民,则建了一座平水禹王庙。大黄坭村村民为什么奉祀戚继光?戚继光与大黄坭有何关系?叶才法等也讲不大清楚,反正,在大黄坭村渔民心目中,戚王爷是保国佑民的英雄。黄金素介绍,大黄坭的讨海人,对戚王爷很是崇信,到庙里祭拜,祈祷渔业丰收。每年六月初一是戚王爷庙寿诞,有的渔民还会乐助五六千元。

据叶才法等介绍,与原小黄坭村一样,大黄坭黄姓人家最多。《温岭县地名志》载,相传大黄坭、小黄坭(书上“坭”写为“泥”)地方多黄泥,叫黄泥坎,黄氏兄弟俩从福建住到黄泥坎,兄居其北,称大黄坭,弟居其南,则称小黄坭。不过,在记者印象中,大黄坭、小黄坭的黄氏,已被收入《凤山黄氏宗谱》,凤山黄氏祖地在石桥头镇下黄村,辈行有“茂学显朝廷,善良恒继祖”,而大小黄坭黄氏的辈行有“兆定”等,没有深入研究过《凤山黄氏宗谱》,不知为何有此歧异?

除黄氏外,大黄坭还有江、叶、傅、刘、郑等姓,其中江氏是箬横盘峰江氏的分支,辈行有“有若贤圣 志维天伦 仁道富贵 起家忠纯”等,叶氏是松门淋头上王叶分支,有“太才德”等辈行用字。

W020181011632089089656_600.jpg

捐肾救女,感天动地

到了大黄坭,自然而然会想起曾经的一位新闻人物叶七妹,这位割肾救女的母亲,事迹已被收入新修待面世的《温岭市志》中。一打听,巧得很,她就是叶才法先生的堂姐妹,家在木杓头,不过,她的女儿已在几年前去世了。老叶为记者带路,步行来到叶七妹家。

见到了叶七妹,老叶说明了来意,叶七妹说:“我女儿去(世)了,你这文章怎样写呢?”这让记者感觉自己有点残忍,又触动起她的伤心往事来。

正在烧饭的她去熄了火,坐下来介绍女儿生前的治病的事来。

W020181011631780760293_600.jpg

“她是1973年生的,属牛,42岁去世,到明年三月初九就是五周年了。”这位最后还是不幸去世的女儿,是叶七妹的大女儿朱文娟。

叶七妹捐肾救女的事发生在1999年,为了写这篇文章,记者特意找来了1999年6月29日的《温岭报》,这张报纸上有记者陈晓寒和通讯员孙连忠撰写的通讯《母爱共天长——箬山镇妇女叶七妹捐肾救女纪实》,那时候,大黄坭村还属于箬山镇。

从报道中可知,捐肾救女那一年,叶七妹是箬山镇大黄坭村妇女主任,那年50岁。她的丈夫朱康福在11年前因脑溢血去世,留下了一堆债务和3个还在上学的儿女,其中大女儿朱文娟只有17岁,次女朱文仙15岁,小儿子朱文斌14岁。在失去丈夫后,叶七妹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借钱开了一间小店,两个女儿也相继辍学,大女儿进了冷冻厂做工,小女儿帮她料理小店,只留弟弟继续读书。

后来,儿女逐渐长大,日子开始有点好转。1997年底,朱文娟和邻村陈某经一年多恋爱后结婚。但是好景不长,1998年6月下旬开始,朱文娟明显消瘦,7月9日,她起床后感到头晕并发烧,家人将她送到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后医生估计她患了血癌,住院进一步检查后确诊白血病。接下来便是化疗和抗生素治疗,十几天后,朱文娟的病情恶化,医生再次对她进行全面会诊,最后确诊为慢性肾炎、尿毒症。

她接受了血透,病情稳定了下来,但是夫家公婆的态度出现了变化。朱文娟出院回家后,报道中称“公婆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原本恩爱的丈夫再也看不到笑脸”,“而丈夫出海回来后,竟偷偷去镇里打听离婚事宜,被知情人责骂了回来。”朱文娟只好回到娘家,与母亲、妹妹三人抱头痛哭,后来也就离婚了。

叶七妹又把女儿送到杭州,在浙医大附属医院检查后,确诊是尿毒症。回到箬山后,朱文娟每周两三次要到市一院血透,每次500元,一个月就需6000元左右,叶七妹家陷入困境。

readimg (2).jpg

1998年底,朱文仙在《知音》杂志上看到尿毒症相关的一篇文章,叶七妹听二女儿读了文章内容后,萌生了捐肾救女的想法。朱文娟再次住进市一院,叶七妹向医生透露了捐肾救女的想法,医生为其无私的爱心所感动,但也指出这类手术国内较少,有一定的危险性。

1999年2月,叶七妹又从电视上看到一家医院实施了母亲捐肾给女儿的手术消息,这更加坚定了她的信心。5月18日,朱文娟住进了温州医学院附一院。5月26日,叶七妹与院方签订了全省首例医疗手术公证书,愿意承担手术中可能出现的一切意外情况及后遗症风险。

虽然温州医学院附一院此前有多年肾移植经验,但是在活体上进行肾移植还是首次。院方高度重视这台手术,手术定于5月27日下午3时举行,但这时朱文娟突发高烧,手术只得推迟到30日上午8时30分进行。由6位专家组成的手术小组,经过3个小时的手术后,温州第一例、省内第二例活体肾移植手术获得成功。

在温州治病、手术期间,《温州侨乡报》(后更名为《温州都市报》)记者陈洪漪跟踪采访,在报上披露消息后,不少温州市民自发带着鲜花到医院探望,有的还送钱送物。温州鹿城慈善总会、温州邦瑞药厂也捐钱、捐药,医院最大限度地减免了叶七妹的费用。

1999年6月11日,《温州侨乡报》派出专车送叶七妹回箬山老家(当时她女儿仍在住院),并跟踪采访。箬山镇党委、政府领导到叶家迎接其回家,其后,镇妇联发起募捐,表达关爱之情。

readimg.jpg

这是《母爱共天长》这篇报道的主要内容。但是朱文娟换肾出院后,过了6年半,肾病又复发了,第二次住到了温州医学院附一院,复诊的结果十分残酷:朱文娟出现慢性排斥反应,原因是擅自停药。

接连打击,无奈放手

叶七妹说,在温州诊断后,因为没钱,准备返回温岭时,在电梯里,她碰到了温州都市报社记者陈洪漪,就是以前报道她的那位记者。陈洪漪问她是不是石塘人,了解她的情况后,叫了另一位女记者来采访,在报上发动了读者捐款,送来了捐款(本报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是温州都市报社记者朱奕采写了报道《妈妈,来世再做你的女儿》)。时任台州市委书记蔡奇亲笔批示,温岭市政府领导带着温岭人民的关爱和5万元现金赶到温州看望叶七妹母女。

但是朱文娟和叶七妹的磨难并没有结束,命运对母女俩的折磨真是太多了。叶七妹说,因为长期吃药的关系,女儿骨质疏松,2011年4月,有一次上车准备去医院做血透时,只听“勒响”一声,朱文娟整个人站都站不住,挂在了母亲身上,后经诊断为左侧髋骨粉碎性骨折。“我的儿媳妇拿出标会标来准备给我儿子做生意的5万元,我再东借西借借了些钱。”叶七妹说。虽然这样困难,但是叶七妹一定要给女儿治疗,在市一院,给女儿置换了进口的人工假体,只是手术5天后,另一侧又断了。

readimg (2).jpg

但是这还没有完,朱文娟还得过肺感染,又得了子宫肌瘤,去妇产科动手术后,口舌下面又生了一个肿块。“我把女儿送到椒江,求医生救我女儿。医生说,没有办法啊……”在讲述往事时,叶七妹的眼里不禁饱含了泪水。“在温州住院那个时候,我说自己就像大使馆驻在那边一样。单单是肾病的话,我一个人想尽办法一定要救她,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放手了。”

因为感天动地的捐肾救女事迹,叶七妹曾经被推选为第一届“台州市十大杰出母亲”候选人,又是首届“感动温岭”提名人物。叶七妹说,被评为首届“感动温岭”提名人物时,市里的颁奖晚会,她本来不想去。是的,如果能一生平平安安,她宁可不要这些荣誉。

古老石屋保存较多

告别了叶七妹,记者又来到大黄坭的石塘镇养老院,这里原来是苍岙中学,院长郭菊芬是港岙村长海人。据介绍,这座养老院是石塘镇公建民营的,可容纳70个老人。她是去年8月份开始运营的,现有60多个老人入住,除了石塘本地外,还有来自松门、箬横的。除了这座养老院外,小黄坭另有一间私立的宏翔养老院。

大黄坭、小黄坭都还保留着不少石屋,大黄坭有两口老井,其中一口井栏内侧写着“大黄坭甘泉井 民国三十六年春月 天旱四柱承挨 井基黄显青助”等字样。附近大黄坭573、575、576号是一幢三层楼,576号的阿婆告诉记者,这幢三层楼起码有60多年了,以前这里住着许多人,现在大都搬出去了,住到了大黄坭小区、上马等,现在只有她妯娌两人和几个外地人租住。她说,这口甘泉井,现在还有人在用,用来洗鱼盘等。

而小黄坭的石屋看上去更多,其中有一座叫“北坚台”的碉楼,就在平水禹王庙不远处,现已归村里公有。记者走进一座石屋渔家小院,主人家姓林,大门上还有模糊的两个门神像,另两扇门上则分别有“戬谷罄宜”和“履泰临丰”楷字,其中“戬谷罄宜”曾出现在里箬村陈和隆旧宅石刻上。碉楼和石屋显示出过去黄泥坎曾是一个比较富足的地方。

W020181011631798442606_600.jpg

五果六菜,祭拜天公

小黄坭一位妇女告诉记者,小黄坭的居民,除了黄姓外,还有林姓、谢姓、郑姓等。

黄泥坎这边信佛道的人家有农历九月九“拜天公”的习俗,以前是下午举行的,现在一般是吃过早饭后进行。家有16岁以下的孩子,想让他们长大顺当不周折的,一般都要拜。供品有五果六菜等,还有盘头七八样,五果如橘子、桃子、苹果、香蕉、李子等,六菜如米面、糕、金针、香菇、豆腐干、茭白等,红枣不算果子,另外放在香的前面,盘头则有索面、三牲米鸡、猪肉、黄鱼鲞、墨鱼鲞、鸡蛋5个、猪肝等。除此之外,黄坭新村的村民还有不过十月半(下元节)的习俗,而相邻的西沙村,以及上马那边,都是过十月半的。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