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用画笔唤醒记忆,乡村“画家”林冬春为文化礼堂添彩
源稿: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8日 10:14:19 编辑:蒋路娅
(0)

本网讯(记者王悦)城南镇林岙村有个文化礼堂,虽不至于豪华,也颇有些趣味。

与其他文化礼堂不同的是,为了介绍农具的用途,展示厅里还用绘画展示了一些农耕场景。虽是寥寥数笔,却勾勒得生动形象。

W020180917377600481832.jpg

林冬春,65岁,农村里一名自学成才的画家,城南镇林岙村文化礼堂内的设计和绘画均出自他手。他还潜心研究根雕,颇有些心得成就。

这些画,都出自一个普通的村民——林冬春。

村民画家,文化礼堂里勾勒记忆

2016年,林岙村想建一个文化礼堂,找到了林冬春。

建设文化礼堂,弘扬传统文化,尤其是让年轻一辈知礼懂礼,林冬春觉得,这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他马上应承下来。

如今,林岙村文化礼堂已经建成。在位于二楼的展厅里,展示着来自农家的各种工具,这些原本出现在家家户户的普通农用工具,如今却成了稀罕物。

丝擂头、草鞋耙、打稻机……这些农具让村民尤其是老一辈的人一下子想起了过去耕作时的场景。而更吸引眼球的是,每一样农具上方都有一幅惟妙惟肖的图画。

“现在,很多年轻人没有见过这些农具,在展示的同时,我想寻找一个方法,可以好好介绍一下它们。”林冬春想,干脆把这些耕作的过程通过简笔画画出来,再也没有比这更加生动形象的方式了。

两个人手里都捧着一捆刚收割的稻谷往打稻机上放,这就是当年打稻的场景了。坐在长凳的一头,在另一头用稻草编织成一双鞋,这是打草鞋,使用的工具就是草鞋耙。一位老者穿着蓑衣,手拿推耙,正在除草,有趣的是,画面上方还有一朵乌云,形象地展现了下雨天气。

就这样,原本令人生疏的农具用途被活灵活现地展现了出来。

在展示厅,还有一幅有趣的《老来难》图画,由一行行字组成的简笔画,勾勒成了一个留着胡子、拄着拐杖的老人形象,倡导尊老爱幼,令人印象深刻。

林冬春的心血不止这些。在文化礼堂的外墙上,有一幅墙绘,也是出自他手。这一堵外墙,铺上了瓦片,白墙黑瓦,颇有古朴的味道。墙面上开了个洞,一扇黄色木门居于其中,似乎是古代大户人家的院门。再配上讲述每一户人家过去生活的墙绘《古村貌记忆》,似乎让人一下子回到了过去的时光。

W020180917377604930312_meitu_1.jpg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大多数村民都还住在山脚下。”林冬春说,虽然现在已经大变样,但他希望通过记忆,重现过去的样子。

这一户人家的门是怎么样的,院子是什么形状的,甚至当时院子角落里的一个水缸、一台打年糕机,都被林冬春画了下来。

有一户人家,当时家里很有钱。林冬春在这户人家家里画了一个带着圆帽子的人,以示当时的身份地位。院子里有养鸡的,有种菜的,也都通过这一幅《古村貌记忆》被重现了。

为了完成这一幅画,林冬春颇费心力,有时候一画就是一整天,有一次画得忘我,等放下笔已是第二天的凌晨。

这一幅画也唤起了村民们的记忆。大家聚在画前,寻找自己过去的家的样子。“每个人都能找到。”林冬春很自信。“以前我们家真的是这样的,连一些小细节都画出来了,太厉害了。”村民们一边看,一边啧啧称赞。

画画是他从小的爱好

村口有一艘船,也是出自林冬春之手。蓝色的浪花,白色的船身,船上一面鲜艳的党旗随风飘扬,上面还有“永远跟党走”几个字。

W020180917377609184227.jpg

“当时,村里正在大力开展党建工作,想在村口建造一个标志性建筑。”林冬春一想,觉得一艘船最能代表林岙村。一艘船的航行需要人,需要掌舵手,就代表做好村里的工作,也需要有人带好头,掌好舵。林冬春认为,船还代表着丰收,代表着满载而归,也代表着靠岸回家了。而船上的风帆,更能象征着紫气东来,寓意吉祥如意。

村里一商量,觉得林冬春的想法可行。

林冬春操刀,画了船的设计图纸。但是,看着图纸,来干活的工人们却有些傻眼:这个东西以前从来没做过,怎么下手呢?于是,林冬春又亲自上场指挥,怎么建,怎么造,都是他自己仔细研究之后,再现场指导工人。

如今,在林岙村门口,这一艘威风凛凛的船十分显眼,也寄托着林岙村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对于画画这一件事,林冬春并不是科班出身,完全出自于一份爱好。

早在小时候,林冬春就发现了自己对于画画的一份热情。“就喜欢瞎画,也不讲究用什么画,抓到什么就用什么。”那时候,家里墙上贴着《三国演义》《西游记》等一些图画,他就照着这些画上的人型依样画葫芦。

这一画就是十多年。

直到20来岁,林冬春开始到工厂里上班,在厂里待了8年。而这8年里,他顾不上画画。

“工作太忙了。”林冬春说,加上他肯干肯拼,过了几年就当上了厂里的车间主任,白天干活晚上加班,还要商讨相关事项,每天忙得脚不沾地,更别说有闲心拿画笔了。

虽然画画被搁置了,但林冬春的手艺却没落下。运用勾股定理等理论画图纸,林冬春也是自学的,理论加上实践,工作做得有声有色。

再后来,林冬春还在生产队里开拖拉机,工作就更忙了,白天晚上都要开,很少有闲下来的时候。

这几年,林冬春重新拾起了画笔。忙碌的生活终于清闲下来,他开始找回儿时最熟悉的记忆。

于是,只要一闲下来,他就会拿起画笔,信手拈来就能画,风景、人物、简笔,他也都略懂一二。

“对于我们这样非专业的来说,一开始就是临摹,只要画得像就行了。”没有什么限制,没有什么要求,想到什么就画什么,有在天上飞的龙,有风景,有人物,有神像,林冬春的画内容丰富。

一旦开始画了,林冬春手里的笔就停不下来了,从白天到晚上,一整天沉浸在绘画的世界里不知疲倦。

画画的水平如何?林冬春不去理会,他只知道,自己笔下的人物和风景越来越逼真了,画得画也越来越拿得出手了,甚至有人专程请他画一幅山水画。

如今,林冬春的家里堆满了自己的作品,这些也是他巨大的精神财富。

柴火堆里的一个树根,成了根雕精品

在林冬春家里摆着的,除了绘画作品,还有就是一个个根雕。

W020180917377601575303.jpg

这些根雕,虽称不上大师之作,但雕刻得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对于根雕作品,动手雕刻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构思。”林冬春说,一块普普通通的木头,打算把它雕成什么样,前期的设计十分重要,而一旦有了灵感,动起手来也就简单了。

一张根雕的椅子,平整的树根面成了可以坐的椅面,而椅背上,根据树根原本的纹路,被雕刻成了一个如意,椅子旁边还有一个枝丫,一个卧佛躺在上面。如此一来,一张根雕椅子就成形了。

说出来可能不信,这一张椅子的原材料,正是林冬春在路边捡的。“路边常常扔着一些树根,没人要,有些都快烂根了。”感觉浪费了可惜,林冬春路过之后又折返,自己找来一辆小车,把这原本的“垃圾”运回家,将其变废为宝。

有些树根没有用,被人仍在柴火堆里,打算用作生火的材料。林冬春也“抢救”了回来,等他好好一番雕琢,就是一件精品。

在林冬春家里墙角,还放着一件根雕作品。一条龙腾云而来,盘踞在一朵云上,云上还有一尊观音像,一派祥瑞之气。

谁能想到,这个精致的作品,曾经却被人嫌弃。“这一个树根,也是别人不要了给我的。”林冬春说,因为造型比较奇特,枝丫又比较多,不太好雕刻成作品,就被别人废弃了。

但这个奇特的造型却给了林冬春独特的灵感。枝丫太多,干脆镂空,雕刻成云朵的形状。就这样,在林冬春手里,这一件不好成型的作品被赋予了灵魂。

龙凤椅、圆凳、人像,林冬春的客厅里,摆满了他的独具匠心。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