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温岭传说丨三打“冯度佬”
源稿: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8日 09:59:57 编辑:蒋路娅
(0)

冯虞庭,生于清末,太平县下东乡湾下人,做过裁缝,当过保卫队教练。1912年,冯虞庭拉了一班弟兄,在东涂海面上做起抢劫的行当,名声不小,人称“冯度佬”。

“冯度佬”只抢财主和富商的钱物,对平民百姓从不曾乱来,有时,他还会用抢来的银洋资助一些贫苦百姓。因此,百姓对“冯度佬”并不厌恶,甚至对他还有点感恩。然而,财主和富商们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官兵曾多次出动围剿,却都是无功而返。

有一次,在下塘港,暗探从一个卖鸭子的横河人口中得知“冯度佬”的踪迹,官兵随即追到横河朱家店,把一间老屋包围起来,强迫屋里男女老少走到外面,逐个检查是不是土匪,但最终还是没找到。官兵一怒之下,用火将房屋烧个精光,害得二三十户人家无家可归。又有一次,官兵剿不到土匪,就抓了一个在田间劳作的农民,吊打一顿后把他作为土匪枪杀了,然后向上司谎报军情说打死了一个土匪。

1926年,“冯度佬”为避免牵连当地百姓,带了百余人离开下东乡到晋岙里(现位于箬横镇)立寨。到了晋岙里,“冯度佬”竖起“青天大人,劫富济贫”大旗,在阴山岭筑起炮台,用稻桶篷卷成筒,涂上乌油装作大炮,居高临下,非常威武。“冯度佬”还利用晋岙里的地形特点进行设防,在白峰山、雪山寺和焦湾各处都派人驻守,又在东边麻车桥的官河岸挖了壕沟,装上栅栏重点把守。“冯度佬”交代手下不得骚扰当地百姓,因此,山寨最盛时期人员成百上千,却很少与当地百姓发生摩擦。

“冯度佬”的队伍在晋岙里越强壮,官府老爷越慌张,于是县府请求省府派兵前来帮忙剿灭。第一次,省防军派兵,由温岭警察管带陈朝杰带队,带着洋枪洋炮来晋岙里剿匪,兵扎新河、塘下、大路毛。“冯度佬”趁官兵尚未站稳脚跟之际,当夜摸到塘下乡公所,不费一枪一弹缴了保卫队的枪械,生擒排长和团练。

第二天开始交战,官兵几次进攻都遭到“冯度佬”队伍的顽强抵抗。相持之下,“冯度佬”发起反攻,直冲官兵指挥部,官兵抵挡不住,一下子乱了阵脚。“冯度佬”的队伍趁机猛冲猛打,官兵败退各自逃命。这一仗,“冯度佬”名声大振,民众杀猪宰羊、扛酒送米、敲锣打鼓来到山寨庆贺。

官兵大败,县府大惊。过了几个月,省防军又派兵,由团长亲自指挥,对晋岙里实行四面进剿。“冯度佬”的队伍也不示弱,一面利用有利地势进行顽强抵抗,一面派小股人员偷袭官兵后方营地。官兵不能取胜,后方驻地遭受袭击的消息传来后,只好收兵撤退,“冯度佬”又获全胜。

俗话说“骄兵必败”,两仗打胜,“冯度佬”的队伍产生了“山寨福星高照,官兵并不可怕”的思想。官兵经两次失败后,便转换了计策,在围剿前,先收买了一批地方人,叫他们在山寨招兵买马期间混进山寨,暗中策反。

1928年,官兵又开始围剿。仗刚打响,“冯度佬”在东线、北线的防守人员要么放弃抵抗,要么落荒而逃,官兵很快就攻进晋岙里。南线和西线的仗打得很激烈,从日出一直打到黄昏。“冯度佬”的队伍终因弹尽粮绝,多数战死,官兵伤亡也不少。冯虞庭自己固守阴山岭炮台,官兵不敢轻易发起冲锋。到下半夜,冯虞庭在夜色的掩护下,带了十几个亲信退出炮台,逃回下东乡去了。第二天,官兵冲进阴山岭炮台,一把大火烧了炮台。

官兵剿匪获得全胜,晋岙里的百姓却遭祸殃。官兵退出时,把百姓家的钱物洗劫一空,一路上还把龙王堂、新安、中岙的大片房屋烧掉。据当时晋岙里名人毛济美在《晋山劫灰记》所写:“官兵火烧双湖学校、杨府庙、禹王庙、梅雨轩及民房400多间,烈焰腾空数日不息。”

摘自《温岭民间文学》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