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新方村:滩涂养殖富村民
源稿:温岭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9日 14:36:04 编辑:郑黎明
(0)

本网讯(记者 黄晓慧 文/图)新方村与茅陶村、白牛皮村相邻,在坞根,这3个村拥有得天独厚的滩涂资源,多数村民以滩涂养殖为生。

33.JPG

海边滩涂(白牛皮村)。

6月27日,记者前往新方村采访。行前,记者做了一点功课,得知新方原名“新坊”,在《嘉庆太平县志》中,就有两条有关“新坊”的记载:如“白璧山”一条记载中称“其山崖壁峭立,坻堮嶙峋,一片璧色,或说尝掘得白璧于此。在界坑西南。有林侍郎凤故居。过此即新坊。”另一条称“旧二十二都,凡一图,管村三:乌根、新坊、白璧。今并为一庄:乌根。”

曾是专家课题调查点

陈剑、戴星翼等著的《发展道路的选择:浙江温岭研究》(中国人口出版社1995年版)一书中记载,1994年6月下旬,由复旦大学、杭州大学等校专家组成的课题组调查了温岭石塘镇、横峰镇、山市镇、坞根乡三镇一乡,新方村就是坞根乡的一个调查点。因此,书中有关于新方村发展情况的描述。

书中称:“新方村是较为典型的农业村,农林牧副渔诸业俱全。全村920人,450亩耕地,130亩山林,500亩滩涂,30亩浅海养殖和20亩淡水养殖。耕地虽然不多,但农业资源多样化。1993年,该村农户的可统计收入为人均1305元。之所以称之为‘可统计收入’,是因为外出、养猪、养鸡和绣花等收入未被计入。”

“新方村的农户生计类型决定于各户拥有的滩涂数。在农业大包干之初,滩涂未纳入农业用地范围,而是听任农户自由围取。于是,有的农户拥有20亩以上,有的家庭只有1亩左右。在以后的岁月里,滩涂的价值不断上升。目前1亩滩涂年净收入至少在千元以上。于是,滩涂拥有量多的农户,其劳力与滩涂的结合甚为稳定。而拥有量较少的家庭,则向养鸡和外出发展。目前全村共有13个裁缝在各地开业,另有40多人在上海和南京一带的工程队。”

“在坞根乡的新方村,妇女们在从事农业和滩涂养殖业的同时,也从事绣花业,以增加家庭收入。另外草编等工艺美术品的生产也大都是农民在农闲时进行的。”

华侨张再龄情系故乡

去新方村,在市区北门车站有直达公交车,不过班次不多,回程的最后一班车也较早,下午4时就是最后一班。

到达新方村,在华侨张再龄捐建的“方忠亭”边下了车。

记者后来了解到,张再龄先生是土生土长的新方村人,上个世纪80年代初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广西桂林海关工作,1990年留学美国,获得硕士学位。后经商,2006年成为美国北加州华商协会会长(后任美国浙江商会首届会长,2017年10月被推举为美国浙江商会永远荣誉会长)。2006年,他回乡时看到家乡新农村建设缺少资金,捐资10万元用于村口石碑和村中心休闲凉亭(即方忠亭)建设。次年,又向坞根中学捐款20万元用于建造食宿综合楼。

养殖贝类富村民

村民告诉记者,新方村已建有文化礼堂,就设在原新方小学改成的村部里面。于是,记者前往文化礼堂参观,操场边的橱窗内,就有村史村情的介绍,包括历史名人(刘存省)、乡贤榜(张志瀛、童守缘)、革命烈士(童一鸣)、历任村主要干部介绍、寿星榜、国防服役光荣榜等。村部底楼有电视室,几位老人正在看电视。

11.jpg

新方村村部,原新方小学教学楼。

从文化礼堂出来,记者打算到村中纳凉之处听听村民的心声。路上,看到一老年农妇正在加工鞋帮,她告诉记者,加工一双鞋帮有1元多,比织草帽稍微好一点,一天大概赚二十几元。

记者来到村民纳凉之地,几个村民围坐着在打牌,其他人则散坐着,聊天乘凉。

55.jpg

在村部看电视的老人。

当记者问起村民的养殖情况时,他们告诉记者,村里从事滩涂养殖的人很多,养殖蛏、花蚶、蛤蜊的都有。养殖这一行,也和种庄稼一样,不同年份的收成不一样,碰到行情不好时,也会亏空。

新方人养殖用的滩涂在白牛皮村那边的海涂上。村民告诉记者,有些人是把别人不养的滩涂“判”来的,所谓“判”,就是租,比如一亩泥涂可判七八十元,可养花蚶、血蚶、蛤蜊、蛏等。

手腕上戴着粗大金链子的余先生是当地有名的牙郎(经纪人),他做牙郎这一行有十几年了。每年正月到三月,是销售花蚶、血蚶、蛤蜊、蛏苗的旺季。“松门那边的塘户买小蛏养殖,问我多少钱一斤,比如说,我买来10元一斤,卖给人家11元一斤,就赚1元钱一斤,赚的是工夫钱。要现款交易,不赊欠,不是现款交易有风险。”余先生说。

除了滩涂养殖外,还有村民在海中养紫菜,也有的村民在八一塘内养海丁(可口革囊星虫)。

此外,村中原先养猪、养羊的也有。以前,几乎家家养猪,村里原有五六户养猪大户,养上百头的都有,养羊的也有一两百只,因为近年要保护环境,目前村里没有人养猪养羊了。

至于绣花,村民们说,二十几年前,村里妇女从事绣花的人挺多的,现在早就没有人绣花了。一些妇女则从事讨小海、踏鞋帮。

村里住着不少刘伯温后代

刘姓是新方村的第一大姓,《新方刘氏宗谱》记载,新方刘氏祖先是青田刘伯温,始迁祖刘孝忠是明正统年间人,自青田卜居玉环,从大青、小青、辐屿等处辗转迁徙,最后定居新坊。到嘉靖年间,新方刘氏始立宗谱。

宗谱中有文记载:“新坊桃溪刘氏,亦自明正统时,有提举孝忠公,自青田卜迁于此,历数传后椒衍瓜绵,遂成巨族,迨清康熙间,海寇猖獗,奉诏迁移,子孙星散。更仆难终,洎乎烽烟一熄,诏民展复,而祖宇故址相继就归,其仍处于外者亦甚多,如螺屿、岙车、鉴洋、小泾、梅溪之刘氏,皆其派也。”这里说的“海寇猖獗”,当指郑成功抗清力量,清廷为了坚壁清野,实施迁界政策,原来居住在新方的刘姓族人就散居各地,展复后,一部分人回到新方,一部分刘姓族人则在迁出地定居下来。

《新方刘氏宗谱》中有一篇《居址图说》介绍了新方村得山海之利的资源优势,文中称:“新坊之里,背山面海,一望膏腴,连阡累陌,并无间区。离邑城三十里,为邑之东南。右为白璧,左为毛桃,南通瓯闽海疆,北达省会京畿,舟车可行,并不等于崎岖险阻。陆产梅杏桃李枣梨榛栗柿棠橙栾橘柚园蔬瓜茄芥苋之属,海鲑名色不能指屈,禾稻早晚二收,有籼有糯,各种无一无备。人民不止一姓,皆淳雅朴厚,岁时伏腊,招饮欢酣,相友相助相扶持,仿佛武陵桃花源。要之,‘乐土乐土,爰得我所’,岂不谓择仁而处,可称知乎哉!”

刘氏宗谱中记载的行第表,讳行有“孝友景汝,存秉于大,守承邦恒,宏光先哲,敬绍孔明,昭宣士志,定祥祖德,必兴万世。”村支委刘新涌介绍,他就是“士”字辈,属于二十三世。

刘氏族训有八条,分别是:孝悌以笃亲长,诚敬以崇宗祖,雍睦以联同宗,耕读以安本业,节俭以裕赀财,婚嫁以免失时,安分以避官刑,周济以厚阴德。

张氏是村中的第二大姓,同样来自玉环,与玉环市沙门镇张氏通谱。沙门张氏,据清雍正五年《重修宗谱序》记载:“订嘱云:吾族来自瓯之枫林,由于尚书忠简公、号文懿者六世孙,广置田产于玉环。其子三人因住居隔远,故觅玉环相近之处居住。因堪舆言大岙水绕山环,居之可秀。遂家于此,及后兄弟三人因丁口繁多,分居三处,果掇巍科。在山下者曰伯福,居南山者曰伯禄,仍守大岙里者曰伯寿。其大岙又名枫林者,仍瓯之旧也,吾为汝备详之,汝当谨识勿忘。”据资料介绍,沙门张氏始祖讳阐,字忠简,号文懿,南宋工部侍郎,赠尚书,原籍福建莆田,后迁移到温州永嘉枫林,再迁移到沙门。新方村张姓村民介绍,沙门镇大岙里村有张氏祠堂,有两株大银杏树。

新方村余氏则属于路桥区螺洋余氏分支。北宋时,余忠敏自洛阳迁黄岩,到南宋初年,金兵南下,住在黄岩司厅巷的19岁的余元卿背寡母往南逃奔,来到芦阳,“望芦苇丛深,水山幽覆,俨如盘谷,似桃源避秦之地”,就在莲花山脚下定居。后来,芦阳改为螺洋。

新方村金氏则是温岭水洋金氏的一个分支。

新方村集体经济薄弱

新方村有两座庙,分别在方忠亭的东边和西边。东边的是岩头的永仙庙,以永仙塘而得名,主神为护福三王,寿日为九月初一。西边的是万寿庙,主神为玄海尊王,寿日为八月廿八,一般在当天演戏,但去年没有演。

村民们告诉记者,过去,新方村在坞根算是不错的村,当地有民谣称:“囡嫁新方,白米饭拌糖霜。”不过,现在村民们虽然收入也还不错,但村集体经济却比较薄弱,连村部都是原新方小学的校舍。现在小学生到茅陶小学读书,9月份则要到坞根红军小学去读书。

新方村党支部书记刘君波表示,新方村村民收入确实还可以,因为大部分人家都讨小海、搞养殖,年收入十几万、几十万的都有。村民很勤劳,五六十岁也下海劳作, 每天也能有七八十元至一百多元的收入。

新方村今年的工作重点,是环境整治等工作,其中最大的困难就是村集体经济薄弱。村集体有几块地,租金1000余元一亩,加上其他收入,年收入不到4万元,而一年开支近20万元。几年前,村里进行了土地复垦,共十几亩土地,收入上百万元,但是之后便没有稳定的高收入来源了。村里有一块地,10亩左右,在疏港公路边上,如果能有项目落地,有固定的租金收入,村集体经济会好一点。只有集体经济提高了,村里办事才会方便。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