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风雨八十余载 如今重现温岭街 陈伯泉和他的“陈泰祥”
源稿:温岭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2日 16:50:29 编辑:盛琪
(0)

杨正波/文漫步千年古街温岭街上街头,有一栋三间店面的欧派民国老房,质朴大方。店铺正中的门额上嵌有一块长方形青石板,“陈泰祥”三个金字苍劲有力。古风幽然的“陈泰祥”和千年古街,在这里显得尤为相配。前店后坊,井然有序,犹如走进一处典型的民国商户大院。

创办80余载,如今重现温岭街(图4)


诚实守信,“陈泰祥”声名远播

“陈泰祥”是温岭街(今温峤镇)有名的酱酒坊老字号。它的主人名叫陈伯泉,1906年生,原籍温岭城东瓦窑头村。年轻时,陈伯泉学会了酿酒和酱园的好手艺,早先在温岭街上街头租房开店,经营的是豆制品、酱和黄酒。因厚道,诚实守信,经营有方,他家的生意一直不错。

创办80余载,如今重现温岭街(图1)

刚开始时,陈伯泉的店还没有字号。1930年前后,为了扩大经营,他在原租地不远的地方,购地造起了3间三层楼的店铺,他给自己的店铺取名叫“陈泰祥”,意为“泰和、吉祥”。同时,请人在“陈泰祥”招牌上做了一个狮子回头的灰雕,当作自家店号的商标。

家住温岭街341号的蔡春友老人,14岁时经人介绍到“陈泰祥”做学徒,正式拜陈伯泉为师。蔡春友说,当时店铺的底楼南面卖豆制品,中间是中厅,供顾客和访客进出,北间是卖酒的铺子,三间门面每间都有9块厚厚的店棚板。店铺的二楼是主人陈伯泉夫妻及家人的起居室。三楼的中间上方供奉着财神爷,下方摆放着桌台,其余地方当库房用,存放做酒用的大米和做豆腐用的黄豆等货物。临街店铺的后面一侧为账房先生办公室,另一侧为货物临时堆放库房。主楼后面两间一层的瓦房是厨房,后面是作坊和道地。

蔡春友回忆说,做学徒要三年,期间师傅每月只给一角二分生活费,作为理发和买肥皂的钱。做学徒期间,他每晚都住在底楼南侧的店堂里,白天学做生意,晚上值夜管店。他说当年“陈泰祥”生意不错,每个人都很忙。凌晨大约4点多钟就有人敲店门买货,到晚上10点多才能关门。

做学徒虽然清苦,但蔡春友说:“师傅待我挺不错的,说好学徒三年没有薪水,但第一年的除夕,师傅师母就送了12块银洋到我家,作为我的奖励。为此,父母特别吩咐我,要好好干活。”

陈伯泉乐于帮助穷人,他的人品一直为人所称道。温岭街人张富泉是当年的挑货郎之一,他每天挑着担子到江厦、坞根等地卖酒、酱、油、醋,陈伯泉允许他先赊账进货,卖后再回店结账。

“陈泰祥”的产品也是价廉物美,深受客户的欢迎。我们找到了当年陈伯泉曾在《温玉新报》(注:《温玉新报》创办于1945年,当年5月前停刊)上做的广告:“陈泰祥酱酒坊。营养丰富味道鲜,装潢美观定价廉;欢迎顾客来比较,不鲜不廉不要钱。坊址:温岭街上街头。”

创办80余载,如今重现温岭街(图2)

“营养丰富味道鲜,装潢美观定价廉”,这或许是陈伯泉先生从事经营的态度吧。陈伯泉和他的“陈泰祥”名扬温岭、乐清、黄岩等地。他家自产自销的豆腐干以香、脆、嫩赢得顾客青睐,酱油以色纯、味鲜而闻名业界。尤其是他家生产的酱子小方腐乳,香酥可口,完全可与县城的“裕益正记”比肩。酱子腐乳不但本地畅销,而且远销温州、宁波、上海等地,“陈泰祥”的产品供不应求。

开明热心,陈伯泉义捐2500块银元

陈伯泉是个开明人士,大义面前不退缩。1950年左右,有关他和林子石两人慷慨捐款的事,后来被载入了《温岭工商业联合会(商会)志》(以下简称《温岭工商志》):“温岭县掀起声援朝鲜战争的宣传活动,并开展“订立爱国公约”和“增产捐献”热潮,工商界人士积极参与捐款捐物。”温西区全镇工商联筹备会副主任陈泰祥酒坊老板、开明人士陈伯泉和太平工商界开明人士林子石(注:时为温岭县城镇工商联筹备会主任委员),进行捐款竞比,两人互相竞捐,最后双方讲和,各捐2500块银元。

就此事,2010年,温岭市中医院的退休干部张悟新曾专门走访陈伯泉老人。陈伯泉说:“1950年12月成立温西区乡镇工商联合筹备会,我被推选为副主委,区政府称我是工商界的开明人士。所以这次运动我自然而然地带了头。”

1950年6月爆发了朝鲜战争。温岭和全国各地一样,广大青年踊跃参加志愿军,城乡人民有钱出钱,全力支援志愿军赶赴朝鲜战场。

1951年9月间,县里召开全县工商界人士代表会议,动员捐献飞机大炮,支援朝鲜战争,到会有100多人。“大会开了两天,开会期间,县委书记兼县长张学义等作了动员报告,他们还到各区、组和大家一起讨论谈心,晚上还设宴招待我们。县里的各位领导对我们亲切热情,平易近人,我们很感动。”

“大会第一天上午听取张学义的报告,他讲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用小米加步枪把现代化的美国军队从鸭绿江边赶回朝鲜‘三八线’,消灭了美国王牌军,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还讲了许多志愿军的英雄事迹,我听了很受感动,当场流下了热泪。当天下午至第二天上午分组讨论,大家说,志愿军为保卫祖国,在朝鲜前线打美国佬,流血牺牲,我们在后方捐献飞机大炮支援他们,这是应尽的义务。到会人士人人举臂拥护,热烈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

“第二天下午,各区代表在大会上发言表态,踊跃报名捐献,会场里很热闹,充满了报名捐献的喝彩声。当报名捐献达到高潮时,我与太平镇工商界开明人士林子石争相比捐。起初我俩报名各捐1000块银元,但在爱国热情的鼓舞下,在大家的喝彩声中,我俩的捐献数字一增再增,林子石先报1100块银元,我报1200块银元;他不服输又报1500块银元,我也不示弱报了1800块银元……最后,我俩各报到2500块银元,在场的领导劝说,够了够了、好了好了,我们才成了平局。大会闭幕总结时,受到县领导的表扬。”

陈伯泉和林子石积极捐款的义举,带动了全县人民的捐款热情。《温岭县志》载道:“1951年9月开展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捐献飞机、大炮运动,全县捐献33亿多元人民币(旧币),可购飞机2架。”

创办80余载,如今重现温岭街(图3)

淡泊名利,陈伯泉很少再谈捐巨款一事

1951年的2500块银元是很可观的,当时店里的伙计都说陈伯泉捐得太多了,会影响店里资金周转,也会影响伙计们的生活。陈伯泉却说:“国将不保,哪有家?保家卫国,人人有责,是光荣的事啊!”就这样,他说服了家人和伙计,如数将银元送到县捐献办公室。

后来有人和陈伯泉提及此事,陈伯泉跟人说:“这件事现在回想起来还感到高兴,我觉得自己在声援朝鲜战争、保家卫国运动中尽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尽了自己的一份爱国心。”

陈伯泉虽然是一介商人,但他思想进步,店堂成为传播先进思想的地方。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受江厦、坞根等地一些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的影响,对共产党有了认识,思想比较先进,订了许多进步报刊,如《申报》《大公报》等,供店员和来往顾客阅读。

1948年至温岭解放前,陈泰祥酒坊成了浙南地下党在温西的外围联络站。解放后,陈伯泉热烈拥护党的领导,积极参加政府的各项运动。

1956年,他积极参加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在温西区率先参加公私合营。“陈泰祥”后来由政府改为温峤镇卫生院,一直使用到前几年才停止。

陈伯泉在温岭工商业界评价一直不错,《温岭工商志》的人物篇里,作为“知名人士”有他的专门事迹介绍。

陈伯泉夫妻育有二子三女。他的两个儿子后来都非常有出息。大儿子陈先明,在20世纪70年代时任青岛海军学校副校长、高级工程师,师级军衔;二儿子陈一明,系20世纪70年代上海丝绸厂高级工程师。

对陈伯泉老先生,我们可以这样评说:“温恭静默,生平无疾言遽色,克俭克勤,处丰亨如儒素,而于义之所在,则又慷慨好施,宜其大年。”

退休后的陈伯泉,大部分时间居住在温岭市区,平时也很少与人谈起当年捐献巨款的事,平平淡淡地过日子,直到2000年病故,享年95岁。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