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箬横的朱光:能文能武,曾立下汗马功劳
源稿: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1日 15:59:41 编辑:柳寒曦
(0)

江文辉/文    

   1946年夏秋之际,就在抗日战争胜利后不到一年,国民党政府不顾全国民声民愿,悍然发动内战,将是年初签订的停战协定单方面撕毁,并大举兵犯我各解放区。这其中,就有包括鲁西南台枣一线的泥沟地区。

   据史载,当时,参战双方部分分别是我华东野战军和国民党军26师。面对敌人的疯狂进逼,我野战军毅然守住阵线。这一仗,为翌年著名的大反攻——鲁西南战役打下了坚石的基础。

   而在这其中,就有一位来自箬横的战士。1946年11月10日下午5时,时间为其永远的定格。两架敌机飞临泥沟,对我军阵地狂轰滥炸,他不幸遇难牺牲,年仅29岁。他就是朱光。

能文能武,曾立下汗马功劳(图3)

   借用乡党名号上学,接触我党进步理论

   朱光,原名朱学祥,又名朱乃得。民国七年(1918)生于温岭县南乡箬横镇一偏郊普通农户人家。父亲读过几年私塾,在当地是略有名气的乡绅。

   据坊间传,小时候的朱光异常聪颖,为家中至宝。父亲对其非常期望,故名曰学祥(朱光之名是其本人后来到部队后才使用的),通俗来译,即是读书好的意思。母亲更曾以“懂事、听话,做事有魄力”评价之。

   可当时国内军阀混战,加之邑内自然灾难不断,到处皆是民怨沸腾。看在眼里的朱父,是无论如何都要给朱光创造机会,让他走出去。在老父的带领下,一大家子举迁今箬横街老街,做起小百货生意,同时,也安排少年朱光进校读书。

    就这一迁,这一读,给朱光带来了人生机遇,特别是1928年,乡党周尚文的出现。是年,他年仅11岁。

    且说这年秋冬之交,周尚文从外归来,在今箬横镇区大肆开展我党发展事业,并广泛印制传单、书籍,传播共产主义精神。这期间,包括朱光在内的今诸箬横革命者深受影响。

    不过可惜的是,少年的朱光在阅读进步书刊的具体经历已不可知。时光很快飞逝,国内战局也稍纵变幻。就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前夕,1937年初,日本野心昭然若揭,国内逐渐形成一定的抗战联盟,有志青年纷纷意欲奔赴前线。

能文能武,曾立下汗马功劳(图6)

能文能武,曾立下汗马功劳(图1)

    而时,更趋于战争需要,国民党政府也加紧征兵活动。与所有家长一样,朱父是“不愿意”看着刚成年未久的爱子上战场的。于是,结合国民党政府在校生可以缓征的政策,他决定让朱光外出求学。

    1937年(一说1936年初,见朱辉《忆我的父亲朱光》一文),在父亲的左右下,朱光借得同是箬横人,一个名叫朱乃得的初中文凭准备外上高中。 从这一时刻起,他隐掉原名,改用乃得,以避追查。关乎这一点,民间盛传,真朱乃得实则是其宗房人,只不过家境贫寒,不能自己,后也被征服役,生死不明。但具体详情,已无考据。

    就这样,朱光顺利续学,考入温岭县立中学上高中。但好景不长,七七事变、淞沪会战相继爆发,他终于按耐不住了,与所有关心国事的有志青年一样,想尽办法寻得战时消息,意欲报国。

    1938年初,在经数个月的打听后,朱光和几个同学认准了天台大公中学。原来,这中学实行开门办学,推行战时教育,是国民党上海市党部执行委员林美衍创办,属上海大公职业中学分校,于1937年10月24日正式开学。该校产生的重大影响,在台州党史上,更是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不久,朱光慕名前至,成功考入。在这里,他结识了一大批进步人士,如许杰、齐德夫、梁济康等;也学习了大量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如《社会发展史》、《大众哲学》、《政治经济学》等,更有幸能查阅到进步书刊、参加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据可知的是,当时天台大公中学有个“大公剧团”,王育和任导演;可谓与海门的“春野救亡剧社”齐名。当时,朱光就高度频繁的参加该剧团活动;除外,他还在每星期的纪念活动等集会中,他常登台演讲抗日救国,复兴中华的革命道理,和同学们一道,深入农村,向群众愤诉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成为该校为党培养与输送的一大批干部之一。

    据《温岭党史》载,朱光的积极运动,很快就引起了时任中共天台县委书记的乡党林克光的关注,并经其介绍于1938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共大公中学支部早期领导骨干之一。

    林克光,就是林邦辉、林谦(1911-1996),是今箬横镇解放村人。但此处值得深思的是,据其简介显示,他是抗战爆发后,加入春野剧社,投入抗日宣传活动。193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中共桃渚区委书记、临海县委委员、三门(宁海)县委书记、天台县委书记。《不平凡的章家儿女》文载,1939年10月,台属特委根据宁海党组织的发展情况,建立了中共宁海县工作委员会,“书记就是在海游以侨光中学宁海分校教师职业为掩护的林谦(林克光)同志”(可知林谦任天台县委书记时,已在1939年后)。

   而《忆我的父亲朱光》文载,1938年5月,朱光被天台县委直接吸收入党。可见,《温岭党史》所载朱光加入中国共产党与林克光作介绍人无任何关系。

   积极传播我党主张,在校投身抗日事业

   但不管怎么说,朱光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这也注定,他必须要为神圣的革命事业奉献终身。1939年2月,因大公中学共产党员教师顾崇实与校方发生矛盾,经人介绍到设在黄岩九峤的君毅中学任教(一说顾哲民,转入后任黄岩县委青年部长,亦称调入君毅中学任教,有待考证)。有传,作为门生的朱光,便和陈慎言、何夷白等同学10余人追随转至。

   说起这(黄岩)君毅中学,可是在台州教育史上举足轻重的,即是今黄岩中学前身之一,由黄岩邑贤张宗峄(张君毅之父)筹办,原系上海市私立君毅中学黄岩分校,以纪念在国民党右派反共清党时被杀害的张君毅先生。而这张宗峄更是声名显赫,是李叔同弟子、丰子恺同学,曾赴日本留学,任过江阴县知事(县长),故君毅中学在黄岩创办分校后,也一直备受世人关注。

   这其中,当然也有我共产党组织。据史载,就在朱光到君毅就读不久,台属特委即来指示,称要在该校建立地下党支部,以策时局。接到命令后,朱光当即与其他骨干行动起来,迅速在校成立以其自己为主要领导的学生救国会——朱光任主席,或发动学生建剧团、歌咏队,刊抗日墙报,创办《心花》月刊,上街搞台柱演讲,掀起一阵阵抗日救亡热潮。

   在朱光及其同仁的努力下,台州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达到极致,群众基础非常扎实。而他本人,也跟其他乡党革命者周尚文、林大峻等一样,深受党组织关爱,有意培育。

   都说山雨欲来风满楼,就当朱光为党和抗日的事业四处奔波之际,黄岩地方国民党顽固派却不乐意了。他们眼见自己越来越失人心,便有意勾结校内少数反动师生,预谋破坏。

   1939年五四运动前夕的一日,为纪念筹备大型墙报《青年特刊》,朱光与救国会骨干陈慎言、赵济等进城购置相关所需用品。不想,当他们来到黄岩东禅巷时,却突遭三青团学生解锡龄、朱云悌纠集的一伙流氓学生(系训导处和顽固派教师指使)殴打。见形势不妙,朱光等人只好夺路逃回学校。

   其实,此时的朱光,已经感觉到这其间的利害关系;随即组织召开校支部会议,决定严惩凶手,并由救国会的名义向学校提出交涉。

   谁料校方竟以执行县党部阴谋,擅自出校,违反校规,肆意张贴布告,引起社会舆论哗然等为由,宣布开出朱光学籍。在这个因千年前宋神宗嘉定年间神秘古寺名命名的地方东禅巷引发的暴力事件,随即发酵,在全校激起众怒。据《温岭党史》载,进步师生们要求校方撤销开除朱光的错误决定,并严惩肇事学生。但以不予理睬处之。

   当然,这其中原因,则与君毅中学为国民党人创办、把持有关。无奈下,学校共产党组织将事件呈报给了上级特委。事后二十天左右后,也就是五月下旬之际,在特委的指示下,校党组织决定以学生救国会的名义,向国民党黄岩县政府示威请愿。

示威那天,上百名君毅师生整队出发,走上街头,呐喊“抗日救亡,人人有责”;“爱国学生(朱光),不准开除”;“严惩流氓”等口号,并到县政府大门前广场上静坐,要求县长出来谈判。这一行动,得到了黄岩其他学校,如黄岩简易师范学校等大力支持。

   由于事态愈演愈烈,在示威第二天,作为请愿代表的朱光等6人得到县长接见。在经三个多小时的激烈辩论中,县长理屈词穷,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之下不得不同意撤销对朱光的处分,开除肇事学生的学籍。至此,坚持一个来月的学潮运动,在朱光等人的努力下,取得了完全胜利。

    但此事毕竟是闹大了。时国民党浙江省教育厅即以“内部复杂”为由勒令君毅中学停办。是故,原在校地下党员纷纷离去,各奔前程。

    军旅生涯毅然改名,英年命陨烈士留芳

    1939年秋,在党组织的安排下,朱光被指派进入皖南新四军军部教导部队学习。大抵是受学潮影响吧,他恨透了国民党的腐败,坚信我党才是真正的广大中国人民的领导者,是间,毅然改名为光,意欲光明。时朱光年22岁。

   鉴于朱光拥有长期的宣传经验,又具有良好的口才本领。在教导部队毕业后,他负责民运工作。民运者,民众运动也。但临危受命的他,却不得不又遇人生新一次迫害。那就是著名的“皖南事变”。

   在这场国共矛盾较量,被周恩来总理愤然题写的“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事变中,朱光是亲生经历的。1940年10月19日,蒋介石阴谋指使我八路军、新四军叶挺移军开赴黄河以北。我党部队为顾全大局,强忍开赴,却不想蒋又暗令顾祝同、上官云相“解决”新四军。1941年1月6日,我新四军总部9000余人在皖南泾县茂林地区遭国民党7个师约8万人突袭围攻。在激战7昼夜后,除两千人在新一支队司令员傅秋涛的率领下突围外,大部被俘或阵亡。这其中,包括被俘的叶挺军长,遇难的项英副军长、周子昆参谋长等。

   据《温岭党史》载,所幸的是,朱光在此间成功突围出来,后秘密潜回箬横老家。另有民间传,其之所以回家,是因为突围时与大部队失散。而《朱光烈士女儿千里回乡寻史迹》则描述,期间,他“从宁波四明山走出来后,经过上海,买了一件呢大衣、一只面盆”再回到家的。其间说法不一,实难定论。

   在具体回家时间上,也有别疑。如朱光的幼弟朱惠文(排行老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是发生在1940年的。

   但经推考,可能记录有误,毕竟当时朱惠文尚且3岁,所有时间或听于家长,或巧于书简,应1941年1月。假若按照农历来算,也有可能被记成1940年,毕竟次年1月尚未过春节。

    不过怎么说,朱光是回过家,且在家中呆了仅仅三天。话说当时,朱光作为家中长子,有意以“外出做生意”、为托词,带着有志的年仅14岁的二弟朱川(后在黄岩罐头厂离休)出去抗日的(见《朱光烈士女儿千里回乡寻史迹》一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加之家中还有个朱惠文在,父母也没太多意见(见《一个口哨一个笔筒记载的光阴》一文)。

    1941年春,在历经多月后,朱光先后到过天台、上海、崇明等,终于在当年4月于苏中找到党组织。不久,顺利进入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第五分校(地址在盐城)学习。

    短暂的学习后,为尽快开辟兴化抗日革命根据地,朱光被分配到苏北兴化县委负责青年与宣传工作,继而调任县委组织部长。据其女儿朱辉回忆,之后,他还担任过兴化县委书记。

   但不久,受华东抗日形势的变化,1943年秋,根据组织安排,朱光进入华东党校学习。一年学习时间不到,即1944年夏便结业分配到浙东四明山抗日根据地(先前引文所称朱光秘密回家时,记录从四明山归,其中是否与此有误记,不知),于10月调任鄞慈(又名宁西)县委书记,后兼任鄞慈县农会会长。是年27岁。

   在任县委书记期间,朱光果断勇敢,凭借在敌后丰富的实战经验,一方面继续大力宣传抗日救亡事业,另一方面整顿各方力量,坚决予以(日)伪敌沉痛打击。

   这里有个故事,是《温岭党史》里有记载的。话说当时地界保长圈的工作最难突破,特别是伪保长从中作梗。为此,朱光采取从抓到争取改造措施,达到了一定的效果。“他把60多名保长请到慈南办训练班,启发、提高他们的爱国热情,通过改造,使这些保长在抗日救国的旗帜下,真正为抗日出力,成了为共产党所用的两面政权。”除外,他为下一步准备开展冬季人民自卫武装运动,在1945年春,“抽调各乡优秀干部,在云溪办了一期有百余人参加的民兵骨干训练班,开展游击战争教育和阶级教育,并在训练班中发展了一批新党员。”

能文能武,曾立下汗马功劳(图5)

   1945年,随着抗日形势扭转进一步明朗化,日寇已是强弩之末。4月21日,中共鄞慈县委在大隐镇云溪寺召开全县党政军总结大会,朱光积极部署迎接抗日战争胜利后解放宁波的各项任务事宜。

   不数日后,也就是当月底,中共四明地委决定撤销中共鄞奉县委和中共鄞慈县委,重建中共鄞县县委。朱光被任鄞县县委书记并兼任民兵大队政委。期间,他身先士卒,加强共产党的武装力量,特别是民兵力量,大力发展统战工作,取得了卓越成绩。1945年6月,鄞江桥战斗爆发。他亲临栎社区建岙指挥战斗,打击了骚扰根据地的鄞西伪军;同时,主动配合大部队迂回打击在鄞西抢粮的日伪军,并攻克了鄞西多个日伪军据点,引起广大群众的一致拥护,极大的巩固和扩展了浙东抗日革命根据地。

   两个月后,也就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是月底,浙东游击纵队主力占领望春桥,直逼宁波城下,鄞西全部解放。至此,朱光的抗日使命暂告段落。

    可就在“解甲”休整之际,不二日的9月,中央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的紧急命令,要求浙东纵队北撤。11月间,全体指战员和根据地党政机关人员到达苏北涟水进行整编。朱光也被调任,至华东野战军一纵队三旅九团担任政治处副主任。离开宁波时,他的女儿朱辉刚诞生。据她介绍,“出生仅3天,父亲便随部队北撤转移,母亲带着她留在宁波,但后来父亲再也没有音讯”。

   而在宁波四明山地区短短的一年光景中,朱光的成绩是斐然的,但他的家人却无不“提心吊胆”。据朱惠文称,自朱光那次皖南事变后离家,再也没有看过这位兄长;而朱光的父亲,更是因担忧过度,曾跋山涉水前往四明山。虽经许多磨难相见,短住半月后,却深深看尽我党政军的苦难,很是心痛、同情、担忧——朱父回到家后,当即寄去做小生意积攒的一点积蓄。

   1946年,朱光改任八团政治处主任。在今天的军衔制来说,起码是个少校级别以上的军官。但此时的他,却心忧于国共内战的爆发。

   确然,是年夏秋,国民党单方面撕毁停战协议,悍然发动内战。11月,时已在鲁西南台枣一线的泥沟地区的华东野战军一纵队与国民党武装26师进入酣战状态。10日下午5时,两架敌机飞临泥沟,正在包扎所的朱光不幸被敌军投放的重磅炸弹击中,不幸牺牲。时一起牺牲的还有八团林副团长。

   一秒钟,连失几员大将,这对华东野战军一纵队来说,无疑是痛中之痛。消息传来,举军动容。是年,朱光年仅29岁,被华东野战军追认为革命烈士。如今,其墓葬于箬横烈士陵园。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