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旗峰为证 青春不老——记革命烈士金璇同志
源稿: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1日 14:46:23 编辑:柳寒曦
(0)

   杨正波/文巍巍楼旗峰,青青满岗松。在温岭西区楼旗,有一位热血青年,年纪轻轻即投身党的革命事业。1929年因被人出卖,不幸被捕。

在狱中,他面对敌人的严刑逼供,宁死不屈,严守党的秘密,惨遭折磨,年仅29岁就离开了人世。他参加革命虽然很短,但为革命事业拼尽生命的那“一闪”同样光芒四射。敌人的酷刑,摧毁不了他坚强的革命意志。他,就是革命烈士金璇同志。

旗峰为证 青春不老(图2)

 热血青年,投身社会革命事业

  金璇(1902-1930),原名金洪根,又名金才衡、金礼智,学名苦铣,出生于温岭县琛山乡(现属温峤镇)楼旗村一户殷实的农民家庭。少年时就读于横峰宗文高等小学,和同乡林云崇及泽国颜载愉是同班同学。1920年,金璇和林云崇一起考入浙江公立工业专门学校乙班(浙大前身)读书,在校关系较好的还有来自乐清雁荡的罗雪正同学。

  在校读书期间,金璇常常阅读进步刊物,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受“五四”运动进步思想的影响,他萌发了变革社会的思想。期间,曾组织杭州第一师范同学与校方为毒害学生的恶劣行径开展斗争,另一方面抢救被害的同学。后因国民党政府追究,品学兼优的他一年级被迫肄业,离开学校。

  年轻的金璇开始关心国家命运,投身于社会革命。在上海,他加入了柳亚子先生组织的新南社。他常以新南社聚会为由,与著名社会进步人士交往频繁。1924年10月,金璇在上海参加著名社会进步人士、文人及地下党主要负责人柳亚子、陈望道、陈去病、叶天底等人的聚餐会,会后还一起合影留念。

  此后,金璇频繁往返于杭州、南京、上海、温岭等地,继续探求救国救民的真理。1927年1月,北伐军进入浙江,曹万顺的第十第六纵队指派先遣军唐大钊部队从温州抵达温岭,一路上宣传孙中山总理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一路上高呼打倒贪官污吏、铲除土豪劣绅等口号。北伐军从江厦登陆,金璇特意从楼旗赶到温岭街(今温峤镇)迎接北伐军,他再次感受到革命力量的巨大。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白色恐怖笼罩着华夏大地,国共合作的国民党温岭县县党部筹备处被解散了,温岭广大共产党员被“清洗”,遭“通缉”。在血雨腥风中,金璇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

  从此,金璇为党工作,日夜奔波,出生入死,在所不辞。地下党楼旗党支部成立时,金璇担任了党支部书记。

  创办学校,传播社会进步思想

  可能是遗腹子的缘故吧,早在宗文读书时他就听从长辈的安排,与横峰祝家洋林姐头结为夫妻。金璇家祖坟与别人家坟围不同,别人的祖坟坟围正中有个大大的“福”字,而他家的是画着辛亥革命的旗子,从中也可看出他对革命的向往。

  金璇热衷家乡的公益事业,他发起捐助银元、土地,组织当地山民自带伙食、工具,开山修造城关西门外梅岭至新岭间道路,直通江厦温峤。”这在《温岭县交通志》里也有记载。

  金家后门有一排樟树,是祖辈留给后人的产业。金璇把这片樟树料理得很好,还因此与破坏樟树的人打过官司。可让家人不理解的是,官司打赢后,金璇却把樟树全部卖掉,所得的钱在村里办了一所“旗峰初级小学”,自任校长,聘请老师免费招村民子女入学。后来还创办成年识字夜校。金璇办学,除了教化子弟,实际上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作为地下党活动掩护的场所。

  金璇不但热爱劳动,也很有商业头脑。他引进宁波种的水蜜桃,满口清甜的汁水,口味非常好。每年水蜜桃成熟时,他并不是草草地卖了,而是用纸把每个桃包起来,并在外面戳上“旗峰种植桃园”的印章。当时他家的水蜜桃24只卖1银元,这在当时是很少见的。据村里的老人金波和金梅方回忆,除了金璇家种桃,村里还有许多农户也开始种桃,当年楼旗后山满山坡的桃树,桃花盛开时十分漂亮。每年桃子成熟时,有人专门到楼旗收购桃子,有的农户还自己运路桥、新河、大溪等地销售。因此,至今当地还流传有“焦湾杨梅、楼旗桃,琛山晚米糕”之说。

  后来,金璇又在桃树脚下种花生。其实,他种桃、种花生都是革命工作的需要。每年桃成熟时,许多与金璇接头的革命同志就以买桃为借口过来,这样就不会引起敌人的注意。另外,金璇把卖桃的收入用来兴办学堂,传播革命真理,可谓一举两得。

旗峰为证 青春不老(图1)

  出生入死,血雨腥风中的革命

  入党后的金璇坚持革命,积极发展村民参加地下党。在他和温岭县委领导金学河等地下党人的影响下,横峰镇的石刺头、马鞍桥、汇头王和滴水岩等村落,都有中共温岭地下党组织活动。

  1928年1月,浙南特派员陈绍奏来温岭正式成立中共温岭县委。月底,陈在太平镇主持召开温(岭)黄(岩)活动分子会议,传达“八七”会议精神。会后,县委委员分别到北乡、西乡活动:发展党员,建立支部;组织碗窑工人罢工,向资方提出增加工资;发动农民暴动,开展抗租反霸斗争。

因楼旗地处温岭北乡平原与西乡山区的接壤地,为此金璇的家也常常成为地下党温岭县委领导人经常接头、联络、开会的地方,同时这里也成为秘密发展党员的地方。

  金璇对地主剥削非常憎恨,除了向劳苦大众宣传革命真理,还时常偷偷在醒目的路边写标语革命标语。有一次他遇到小学同学颜载愉,说:“牧屿下周村那个庙边用粉笔写的‘拥护苏维埃政府,实行减租减息’标语你看到过没有?是我写的。”

  金璇家有祖上留下的几十亩田地,因而常有田租可以收。但一旦别人遇到他说有关交租头的事,金璇却说:“这事我勿晓得,你去和伯春娘说。”村民说:“伯春娘不是你老婆?你们不是一家人吗?”金璇却回答说:“我们不一样。”

  为积极开展抗租反霸和武装斗争,县委指定金璇、陈竖石、陈子明三人负责筹款买枪,款子由金璇保管。1928年春,地下党温岭县委通过宁波大官僚倪阿春买来枪枝弹药,派金学河和潘善顺两人去运。枪放棺材里,潘善顺扮孝子护运,先乘轮船到海门,再坐内河小船到北乡。金璇积极配合做好联络、接应工作。有了枪枝弹药,县委着手组织赤卫队,对付国民党的白色恐怖,以武装革命来推翻武装的反革命。

  蔡大姐是横峰莞渭蔡人,十七岁时嫁给横峰下马湾村徐永夫(地下党员)。她的一份回忆材料显示:“1929年上半年她和堂叔徐永梅一起,到温岭城关东门照相馆买木壳枪,购枪的银洋是金璇给徐永梅的。平时活动的经费也是金璇给的。蔡大姐到金璇家拿过两次银洋,由金学河写好纸条叫她去拿。每次拿来二三十元,是买枪用。”

   保卫组织,处决叛徒李道明
  地下党的革命一波三折。1929年秋,温岭县委委员李道明因被捕秘密叛变投敌,后来的材料证实:“中央准其自首破共赎罪,充当国民党浙保五团的便衣密探”。

  同年10月,金璇收到革命同志陈爽子(又名游馥,平阳县人,时为台州中心县委委员、共青团负责人,1983年追认为革命烈士)从宁波看守所寄来的一封密信,说:“李道明暗中叛变投敌,是国民党浙保五团驻海门的密探。共产党员陈爽子、张岳生、柳小荣等都是被李道明出卖而被捕的。”金璇接到这封密信后,立即把内容转告县委书记金学河:“李道明已经叛变。他在其他地方破坏了党组织,这次到温岭来是破坏温岭的地下党组织,必须及早处决叛徒李明道。”
  11月1日,李道明来到楼旗村金璇家。当时李道明仍旧以“共产党员”的面目来找金璇“联络”,要金璇帮助他找到县委领导,说自己有要事接洽。金璇将计就计,沉着对付,一面“热情”招待,留吃留住,一面告诉县委领导,李道明在他家里。地下党县委书记金学河接到金璇的情报后,立即召集徐永梅、徐昌辉商量对策。

  第二天夜里,金学河、徐永梅、徐昌辉三人到了金璇家,说带李道明去大溪见县委机关负责人。李道明信以为真,跟着三人一起走到大溪新建埠头时,金学河等人突然对李道明进行搜查,在李明道身上搜出驻海门浙保五团密探的证件。在确认李道明叛徒的身份后,徐永梅拔出勃郎宁手枪射杀李道明,后三人离开现场。等到他们三人回到楼旗,金璇问:结果怎么样?他们说已经处理妥当了。

  尽管这样,他们还是有些不放心。次日一早,金学河派徐昌辉、徐永梅、戴道周、王义福四人以卖麻草为名,去打听李道明是否已死?结果打听说已经死了。但没有料到的是,由于枪法不够娴熟,击毙李道明时,他当场未死。天亮时,路人问他是哪里人?李道明只说了一句:“我从楼旗金璇屋里出来”后才断了气。

  不幸被捕,狱中被折磨致死

  地下党组织果断处决叛徒李道明后,激怒了国民党当局,对杀害李道明的凶手追捕得很紧。因李道明临死前的一句话,当时楼旗、下马湾、横峰汇头王等地好多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当作凶手嫌疑被拘捕。金璇也在国民党警察的通缉之列。  

  眼看自己在家已无法立足,金璇急忙告别妻儿,星夜离开了楼旗。他先取道上海,再到南京躲避。据金璇的小学同学颜载愉后来回忆:“我当时在南京娃娃桥的国民党第四区党部任干事,同乡林云崇在第四区党部第三分部任干事。金璇还有一个浙江工业学校的同学罗雪正毕业后去法国勤工俭学,北伐战争时回国,这时在南京的国民党中央党部工作。林云崇住在三分部和我俩隔壁。1929年11月初,金璇到南京时,借住在林云崇处。当时我和林云崇都不知金璇何故来南京。期间,金璇、我、林云崇、罗雪正,还有同在南京的温、乐地下党负责人李达甫,由于几个人是老乡关系,常常聚会见面。”

  11月13日夜,因被叛徒告密,金璇与李达甫一起以嫌疑犯遭拘捕。没几天,罗雪正也被捕了。金璇被捕后先是关押在南京警察厅侦缉队,受尽酷刑折磨,但他坚守党的秘密,保持了共产党员的崇高气节。国民党江苏省高级法院因无确凿证据,宣布他无罪释放。可是,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组织部调查科向江苏省高级法院提出公诉:“浙江省保安队第五团侦探李道明被金学河等杀害,与金璇有牵连,要求撤销原判”。于是,金璇直接被押至苏州监狱,重新审查。

  后来颜载愉得知要金璇被押往苏州的地方法院审讯,急忙赶往南京小火车站,见到尚未启程的金璇。金璇请颜载愉带信给家人:“我被解苏州监狱去了。你和我母亲和妻子说,我没事,不要想。儿子要带好,一定要让他读书。”

  在狱中,金璇虽然什么也没交代,但深知国民党不会轻易放过他。他曾给妻子写了一首六言诗(此时他只知大儿子金伯春,不知小儿子金小春已经出生):“家中尚有一子,今年才只五龄。相劳转告我妻,好好教养成人;读书明理进步,那是最最要紧。”此诗后来由地下党员李达甫寄回,却成了金璇的最后遗言。

  1930年1月8日,金璇在狱中被酷刑摧残致死,年仅29岁。时为中共地下党楼旗村党支部书记兼第四区地下党负责人。

  追认烈士,骨灰隆重移葬烈士陵墓

  当时,金璇妻子林姐头接到地下党员李达甫从苏州打来的电报,说金璇在苏州狱中病危。接获电报后,29岁的林姐头急匆匆将5岁的大儿子交托给了金伯春,收拾行装,在其表兄的陪同下,带着尚在襁褓中哺乳的小儿子金小春赶往苏州。

  到了苏州,在监狱门口,林姐头见到了一个大学生模样的人,说是和金璇曾一同被关在监狱的同志,对方还拿出一叠药费单给林姐头看,当时她以为是索要金璇在狱中的医疗费。对方却说:“我们已经很尽力了,用了一两百的银洋,但还是救不回他。”后来了解到,这人很可能就是地下党员李达甫。

  林姐头见到金璇是在苏州殡仪馆,见到被摧残致死用就棉被裹着的一身乌黑的丈夫的遗体,她整个人都惊呆了,哭着追问:“怎么会这样子,怎么会全身发黑……”而在场狱友的一番话,让林姐头更是痛到了心底。“他们的手段真是残忍,你丈夫是被活活烤死的。他们先把铁丝网烧红,再在把人放在铁丝网上面,然后用火继续烤铁丝网……”

  此时的林姐头无奈只得在当地购买了一副棺材,连同在苏州监狱捧回答一钵泥土,细心用布包好带回老家,含泪将丈夫的遗体辗转由水路经海门转运回家。屋漏偏遭连夜雨,途中,她的小儿子金小春在路上不幸夭折。

  林姐头带着金璇的遗体回到家的那天,哭得声嘶力竭。当时村里人把金伯春抱到棺材上面,五岁的他就坐在那个装有父亲遗体的棺材上面,却不知道那里面躺着他的父亲。

  巍巍旗峰,含悲致哀;清清溪水,呜咽如泣。林姐头含泪把丈夫和孩子安葬。而此时,村里的人还不太知道金璇是为革命牺牲的,林姐头也只得孤身一人默默把孩子抚养成人。金璇生前帮组织买过枪,因此欠了一百块的银洋,这是一笔不少的数目,但林姐头说这些钱是丈夫出面借的,就要还清,于是把家里收的稻谷卖掉还账。再后来,抗日战争爆发了,林姐头继承了丈夫的遗志,也参加了地下党。

  1950年,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春节,乡村和农会干部抬着写有“烈士之家”的匾额,带着一副写有“革命初步由你起,为民牺牲最光荣”的对联和红灯五角星,敲锣打鼓游遍楼旗村每个角落后到金璇家。干部们把“烈士之家”匾额高高挂在门楣上,鲜红的对联帖在两边,红灯五角星挂在金璇故居的窗前。

  1955年,经温岭县人民政府上报浙江省人民政府,要求追认金璇同志为革命烈士。1956年2月27日,金璇的家属收到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签署的《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金璇同志在革命斗争中光荣牺牲,丰功伟绩永垂不朽……”同时家人第一次领到革命家属抚恤金。

  1958年,温岭烈士陵园建成,金璇烈士的遗骸由当地乡政府隆重移葬到温岭烈士陵墓。1963年重修改迁,调整安葬在陵园右首圆坟内。1981年,温岭县人民政府公布“金璇烈士墓”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本文撰写过程中,参考了《中共温岭党史》(主编李国庆、副主编叶海林)中“党史人物传略”有关金璇的材料,同时也得到了中共温岭市委党史研究室李幸斐同志、金璇烈士嫡孙金云平先生指导和帮助,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